杭州35℃-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带走子欣的女租客青春往事:初恋被父母打散 与梁某华相识东莞

2019-07-14 09:11 |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辑 郑梦莹 郭奕麟

》》更多消息

痛心!象山海域发现的遗体确认为淳安失联女孩章子欣

今天(7月14日)一早8点左右,记者联系了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

电话里,她的语气非常低落,她说:“我是昨天下午3点多知道孩子的遗体找到的消息,当时是个记者打电话过来,我才知道的,我都不敢相信。孩子爸爸也跟我联系了,问我什么时候过来。”

曾女士表示,今天凌晨4点40分左右,她就已经起床,“我们老家这里坐车,很不方便,很早就要起床。我一晚上都没睡好,网上的报道我也都不敢看。”她是前往宁波还是淳安,曾女士表示票是亲戚订的并没有过多透露,但她表示会来浙江。

【浙江新闻+】

带走章子欣的女租客青春往事:初恋被父母打散 与梁某华相识东莞

“我爸心里很纠结,既想去看看她,又怕我妈妈误会。”7月13日22时许,在广东省化州市平定镇街上,24岁的黄斌(化名)告诉记者,他父亲黄强(化名)前往平定派出所做笔录回来以后,曾和他长谈,“我爸说,她很爱我爸爸,我爸也很爱她,但那毕竟是20多年的事了。”

黄斌所说的她,正是父亲黄强的初恋女友谢某芳,带走章子欣的女租客。

谢某芳所在村落,她十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村里人再次获得她的消息,是始于7月4日,她以“去上海做婚礼花童”为由,和梁某华将房东9岁女儿章子欣从杭州淳安带走。

归期已到,迟迟未返,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发布寻人启事并报案。此后,谢某芳、梁某华、章子欣在一些路段和酒店的视频监控,逐渐流出。

令人焦心的是,三人同行的画面,最终变成只有两人,章子欣没再出现在视频监控中。

监控拍下谢某芳、梁某华与遇难女童章子欣在一起。

在这场全民追踪的行动中,谢某芳的家人被置于风口浪尖。

7月13日晚20时许,记者来到谢某芳的大哥家发现,屋内没有了灯光,敲门无人响应。

谢某芳哥哥家。

据他邻居介绍,自谢某芳出事后,很多记者到来,他们的家人开始躲避。

不过,随着采访深入,谢某芳的青春往事也逐渐浮出水面。年轻时经历了几次恋爱失败后,谢某芳和梁某华,经人介绍,相识于广东东莞。

初恋被父母打散

1973年,谢某芳生于化州市平定镇塘岸村。她家距离平定镇街上就3公里距离。

谢某芳的堂哥谢宏(化名)告诉记者,“谢某芳至少有三段恋情,其中两段在平定镇。初恋是平定镇上的黄强。”

谢某芳和梁某华带着房东的小孩章子欣离开后,平塘派出所曾介入调查,并传唤谢某芳的初恋情人黄强到派出所做笔录。

据当地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介绍,笔录是平定警方配合来自杭州的警方做的,笔录在7月11日晚上进行。

知情人士透露,现年46岁的黄强,家在平定镇复兴路上,是一栋4层高的临街铺面。

黄强的命运是如何与谢某芳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据谢宏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期,约17岁的谢某芳和她四哥在平定镇上租用一黄姓人家的铺面从事粉店经营。这家铺面的房东有个儿子,叫黄强,他和谢某芳年龄相仿,两个年轻人很快相爱,坠入爱河,彼此同居2-3年。

上世纪90年代,谢某芳在平定镇上的这条街和他哥哥卖粉。和房东儿子有过一段恋情。

“但这段恋情遭到谢家人强烈反对。”接近警方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谢家人究竟反对到什么程度?黄斌向记者透露,“她(谢某芳)的父母打我爸,因为我们家当时很穷嘛。”

黄斌认为,谢某芳和黄强当时真心相爱。“你知道,那个年代的爱情是纯粹的。”黄斌说,警方把他父亲带去问话回来以后,父亲和他聊了很久。

“当时,她(谢某芳)很爱我爸,我爸也很爱她。”黄斌说,但遭到谢家人反对后,黄强就和他后来的妻子,也就是黄斌的妈妈结合在一起了。

黄斌说:“当她(谢某芳)发现我妈妈怀我以后,更是心灰意冷,离开我爸,期间,我爸感到愧疚,曾一度想去找她。”此后,20多年过去了,黄强再也没有见到谢某芳。“我多少岁,他们就多少年没见面了。”黄斌说,他生于95年,今年24岁。

得知谢某芳出事后,黄强曾一度想去看看她最后一眼,“但又怕我妈妈误会。”黄斌说。

黄斌的妈妈告诉记者,“我就见过她(谢某芳)一次”。但面对采访,黄斌的妈妈并不愿过多提及这个人。

再恋失败后远走东莞  

堂姐介绍其与梁某华相识

谢某芳出事后,不仅她的初恋情人黄强被警方叫去问话,甚至谢某芳第二段恋情的恋人张杨(化名)也被叫去。

“仓促结束和黄强大概3年的恋情后,谢某芳的第二段是和距离她家约6公里的张杨发生。”谢宏说。

张杨是平定镇旺耀村村民。据前述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张杨和谢某芳好了几年,还骗借了谢某芳十多万元,她当时才20岁左右,“这些钱并不是谢某芳个人所有,钱是她向她三哥借的”。

后来,谢某芳就和张杨分手了。两段恋情均不顺利,这给谢某芳带来很大打击。随后,在2000年以后,谢某芳前往东莞打工。

上世纪90年代,谢某芳在平定镇上的这条街和他哥哥卖粉。和房东儿子有过一段恋情。

在东莞市大朗镇,谢某芳的堂姐谢德芳在那里开了一间麻将馆。下班时,谢某芳经常到堂姐那里串门。期间,另一个化州老乡也经常去谢德芳的麻将馆串门。

这个化州老乡正是化州市官桥镇六堆行政村大敦村的梁某华。彼时,梁某华已有一女儿。女儿出生4年后,梁某华的儿子也出生。但梁某华对其儿女并未上心。

六堆村支书彭先生告诉记者,梁某华的儿子出生2个月后,梁某华就不在家了,对家里也不管不顾,两个孩子是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甚至梁某华的父亲过世时,梁某华都没有回来。

据谢宏介绍,后来,在东莞市大朗镇,梁某华让谢德芳帮忙介绍女朋友,谢德芳将处于情感空档期的堂妹谢某芳介绍给梁某华。

此后,从情感到金钱,感觉一直受骗的谢某芳开始骗人。她和梁某华一道,骗走谢德芳3万元。

“那3万元说是帮谢德芳搞定一些关系,某家工厂的垃圾就由她收取。”谢宏说,工厂废弃垃圾的回收,利润很大,但梁某华和谢某芳并未兑现对堂姐的承诺。

和梁某华踏上不归路 

大嫂猜测也许出现“意外”

得知谢某芳和梁某华带着一9岁小孩出事后,谢某芳的大嫂事后和当地一些村民说,“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带人家的小孩出去玩,一起游泳,后来小孩溺水身亡,他们深感不安,畏罪自杀。”

这是谢某芳大嫂出于善良本心所做的猜测,实情仍有待警方的调查和发布。

据多位村民介绍,谢某芳前面有5个哥哥,她是最小也是唯一的妹妹,谢某芳在家里很受欢迎,脾气也有点大。

“谢某芳只上到小学,初中都没有读。”多位村民介绍,谢某芳尽管有几段恋情,但自始至终都没有领过结婚证,也没有自己的小孩。

在梁某华的户籍关系上,也只有他、他母亲和他的一对儿女。前妻黎某多年前就离开梁某华改嫁他人。

随后,梁某华事实上的伴侣是谢某芳。在生命的最后四个月,梁某华带着谢某芳,以“夫妻名义”生活、共处,结伴游遍祖国山山水水。

从早前的抖音视频中看起来,他们很幸福,也很甜蜜,谢某芳常常很满足地将头倚靠在“老公”梁某华的肩膀上。

遗憾的是,7月8日0时,看起来很幸福他们,在共赴海边,离开这个世界前,却把章家的幸福也一并带走。

奇迹终究没有发生,冰冷的现实是:7月13日下午,章子欣被发现死于象山县的石浦海域,悲伤从那片海弥漫开来,于全国范围内形成巨大的涟漪。

“她之前没有那么坏。”谢某芳的哥哥在电话中说,“我们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十多年没有联系了。”

记者走访两名租客老家

村里邻居:他和那个女的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

9岁小章昨天终于被找到,在千里之外的平山塘岸村引起不小的波动。

广东省化州市平定镇平山塘岸村,这里,是女租客谢某芳的老家。

一条柏油铺成的620县道,直通11公里外的平定镇,把村子隔成两半,一边谢姓,一边叶姓,谢姓占了其中大多数。

村口士多店里(广东方言商店),村民老谢正在吸水烟。

他说,前两天警察来过后,他就时时关注着这个事情,“开始就觉得,孩子境况会不妙。”

他时不时会打开手机看,看到疑似孩子的遗体被发现的新闻时,他正和其他人闲聊,惊愕得身体一哆嗦,“虽然有预感,但心里没准备好。”

女租客家属:实在猜测不到她究竟干了什么

和他一样震惊到的,有在场的其他村民,还有女租客谢某芳的亲属。

记者见到她的侄子小谢时,他在家厨房里挥砍刀剁柴禾,炉膛里火正旺。他是谢某芳大哥家的孩子。

“真得很痛心!好可怜的孩子。”

小谢说,家里警察来过后,他也一直关注着这个新闻。

网络上刚有女孩失踪消息,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

“我们家里人都不清楚她究竟干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不知道也猜不到,可能只有问她才知道。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她,也根本不了解她。”

说这话时,小谢手里的砍刀挥动得很用力。

“快30年了,她就没回过老家,多年也不和家里人联系,甚至我爷爷奶奶去世,她竟然没回来看最后一眼!她和这个家,感情是没有的,我们家人和她,感情也没有的。孩子是意外死亡、还是被人害的,我们也在等警方的调查。”

快30年了,她就没有回来过

30多年前,一个瘦瘦的女孩走过村中的土路,见到大人会点点头,有礼貌地叫一声。

大人们也回应她,“亚芳歌……”

亚芳歌,这是谢某芳儿时的乳名。

村民王大姐说,“当年大家都这么叫她,前几天,有记者来村里碰到我,问谢某芳家,我居然不知道她是谁。看了新闻才知道,她竟然是当年的亚芳歌。”

王大姐说,对她的印象实在太远了,如果不出这事情,她都快忘记谢家还有这么一个闺女,“和邻居们一交流,才想起这个闺女的大概事情来:她是家里的老小,她上面还有5个哥哥。”

大姐说,她蛮有性格、脾气不好,这一点有点像她父亲。

“她父亲去世蛮早,快30年了,去世那年,我印象中她就没回来,一直到几年前她妈妈去世,也没看到她。”

关于谢某芳的婚姻情况,王大姐对记者说,“只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有没有孩子真的不知道。你也不用问其他人了,这几天我们都八卦了,大家和我一样,都只知道这么一点点。”

看到新闻后,村里的谢大叔也很吃惊。他说,看了半天新闻照片才认出当年的亚芳歌来,“我和老婆都不相信,照片中这个胖胖的女人就是她!再细细看,眼睛和嘴形都没变。年轻时,她很苗条,我估摸,大概体重80斤。”

谢某芳从小在这排老房子里长大。

村民最后一次见她

是在19年前广州一次老乡饭局上

沿着620县道,记者找到了谢某芳当年的家。

一片低矮的房子、老瓦盖顶、土坯筑墙。

一个村民告诉记者,这就是谢家的老房子,谢某芳就是在这里长大的,然后走出塘岸村、几十年销声匿迹,直到这几天重新在新闻里出现。

数十年过去,周围的邻居们盖起了漂亮的小洋楼,把谢家老宅重重包围,没熟人指引,外人很难找到。

院落里养满了鸡鸭、拴着一只小黄狗。记者大声招呼了几句,没人应。

在村里的“博围”大道,记者碰到了谢某芳的堂嫂鲁大姐,鲁大姐表示,“我嫁到这里30多年了,至少有24年没见过她。”

堂嫂坦言,对这个新闻人物,从来没印象、也没感觉,也不知道她的婚姻情况。

在村里,几个上了年纪的阿姨,和记者交流了一阵子,拼凑出谢某芳人生历程中一个依稀的影子——

有一年,谢某芳谈了一个家在安定镇的男孩子,结果谢家妈妈很反对。

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后,谢某芳就离开了家乡,那些年,去过深圳、东莞和广州不少地方。

再往后的时间,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还有人说,她后来又离婚了,再婚后又离婚了。

但是,一直没有孩子。

至于最近几年的情况,所有人的印象是,她一直在外地飘忽不定。

“当年和她要好、了解她的女孩不多,就是有也全部嫁出去了,我们这里没有入赘倒插门的习惯,你在这里找不到她的闺蜜。”一位大嫂好心劝记者不要再查问下去。

对于村民的这些说法,谢某芳的侄子对记者说,“她一直没结婚,在旺耀村的那个,也只是恋爱对象,大家都以为是她的丈夫。她也没有小孩。”

对于村民老谢来说,最后一次见她,已经是19年前。

“她当时在广州新塘打工,有天晚上,老乡们聚餐,我也在。她一个人来的,整个饭局,也没和大家多说话。”

梁某华母亲还不知道儿子出事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化州县城官桥镇六堆村,租客梁某华的老家。

村庄前面农田里种着水稻、甘蔗和火龙果,村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

几天前,梁某华80多岁的老母亲刚从医院被送回到村里。

“一个人,又没人照顾,高血压差点让老人颅内大出血!”一位村民说,梁某华的两个孩子,根本就不记得父亲长什么样。

前几年梁某华的父亲死了,村干部到处联系他,都没音讯。前段时间他母亲高血压导致脑中风住院,他又没出现,“村里的人一度认为,梁某华早就不在人世了。”这位村民说。

“如果一个人还活在世上,会对自己最亲的人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吗?”一位村干部对记者说,他们也是最近看了新闻才知道,梁某华出事了。

昨天,记者把梁某华QQ空间里有宗教色彩的照片给村支书彭正春和另外几个村干部看,他们表示,村里人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三山国王,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当地的官桥派出所,这两天陆续接到各路媒体的采访,他们对每一位到村里前去调查了解情况的人说,梁某华的老母亲刚刚做完手术回到家里,现在身子很虚,村里人都瞒着(她儿子自杀)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老人。

梁某华与谢某芳生前到处旅游。

孩子不管,家也不回

他和那个女的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

昨天,村里一位配合警方调查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据他之前跟梁某华的家人和朋友联系后认为,他和平定镇那个女的(谢某芳)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一个父亲死了,一个母亲死了,都没有回来,孩子也不管,从来不和家里联系,自己却在外面到处逍遥自在,到处旅游,从他们那么自私的性格来看,孩子的事可能真的跟他们有关。”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梁某华大哥梁建辉的认可。

梁建辉说,梁某华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已去世),“他几乎从没尽到过儿子和父亲的责任,两个孩子是我父母拉扯长大的,很吃力,都是我们在帮助出力。他平时也从不与亲戚联系,我们也是在他出事后,才知道他朋友圈里原来过得那么奢侈(指梁某华在朋友圈里各种晒房晒旅游)。”民警在广东、福建、浙江、上海等两人曾经去过的地方调查发现,两人去了很多地方游玩,在他们的朋友圈和抖音账号上,都尽力表现得很富足,但事实上,两人除了不与老家亲戚联系外,身边朋友也甚少,经济上并不好,但他们每到一个目的地,在旅途中认识的人面前,总是会强调自己很有钱。

记者从两人曾经入住过的7天酒店工作人员、他们乘坐的网约车司机郝师傅那里也曾了解到,梁某华和谢某芳总是会表现得自己很有钱,有时除了嘴上说,也会用行动来表示,比如出手大方,买东西分给大家吃等。

警方说,通过调查了解,梁某华和谢某芳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反差很大。

(据浙江24小时客户端、杭州新闻、红星新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