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上海阿姨战斗力有多强 从沪上垃圾分类战看起

2019-07-12 10:49 |浙江老年报 |记者 张伟群 钱慧慧 汤婕 见习记者 杨叶梅 朱林尔 通讯员 郭迪庆

①在上海住了10多天

浙江妈妈成了“拎得清”的人

“垃圾分分类,大家都不累”“垃圾分一分,环境美十分”……7月10日上午,上海宝山区滨河华城小区,67岁的朱可清拎着刚买的菜,踏着宣传垃圾分类的广播声走进女儿家里。

因为女儿的杭州同学要来吃晚饭,朱可清早早就开始准备了。摘菜、洗菜、切菜、炒菜……厨房台面下摆着两个垃圾桶,买菜时用的塑料袋扔到“干垃圾”桶,虾壳、菜叶扔到“湿垃圾”桶。旁边还有个纸袋,装塑料瓶、硬纸板等可回收垃圾。

朱可清是6月下旬从浙江慈溪老家来上海的,本来是来帮忙照看放暑假的外孙女,没想到赶上了上海垃圾分类的“狂飙突进”,她“身陷”其中,“不可自拔”。

一把年纪不会扔垃圾了

10多天前,朱可清和丈夫刚来到女儿家的小区,就被这熟悉的小区震惊了。小区花园里、单元门上、电梯间……到处都是宣传垃圾分类的招贴。

垃圾分类不正确,要被罚款。楼道里贴着“红黑榜”,每户垃圾分类情况被评估后的结果会出现在榜单上,有党员的家庭还被特别标出来,而女儿就是党员。这些都让朱可清感觉到,垃圾分类这件事不是开玩笑的。

朱可清想用钢丝球擦掉红酒瓶上的标签。

女儿家厨房里贴的《垃圾分类指导》,她戴起老花眼镜从头到尾看了几遍,还是云里雾里。面对家里产生的垃圾,她总是在“干”和“湿”之间迷惘。网上流行的“一把年纪不会扔垃圾了”的调侃,在她这里成了扎扎实实的体验。

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女婿帮朱可清在手机里装了垃圾分类搜索软件,这帮了她不少忙,目前,她对这个软件的使用率超过微信。

回想起这10多天的“恶补”,朱可清觉得有很多好笑的事。宣传资料上说宠物狗的粪便要在马桶里冲掉,女儿家养了一只猫,而猫喜欢把大小便掩埋在猫砂里,即使有人把粪便扒拉出来,上面难免会粘上猫砂,冲到马桶里不是会堵住吗?后来官方说法出来,证明她是对的。广泛用于猫砂的膨润土遇水会膨胀,混合了猫砂的猫粪便不能冲到马桶里,应该包好扔到干垃圾桶。

全家人的垃圾分类指导员

7月10日下午,朱可清在厨房准备晚饭。她剥开几个玉米,玉米须被她信心满满地扔进了湿垃圾桶,玉米皮的去向却让她疑惑。打开手机软件一查,是“干垃圾”。

她忽然想起冰箱里还有几个粽子,那粽叶属于什么垃圾?再用手机查,屏幕上跳出来“我也不知道呢”,她兴奋地向11岁的外孙女说了这个新发现。外孙女看了看她的手机,说:“外婆,你打错字了。”原来,朱可清用手写输入法,把“粽”写成了“棕”。外孙女打进正确的字,显示粽叶是干垃圾。

下午5点,杭州同学到了,女儿拿出家乡的水蜜桃招待同学。“核桃壳是干垃圾,那桃核是什么垃圾?”女儿和同学边吃边问,朱可清的手机再次上场,查询结果是“湿垃圾”。

开饭了,女儿开了一瓶红酒。“玻璃瓶是可回收垃圾,瓶子里面要洗干净,上面的标签要撕掉。”朱可清提醒女儿。女儿撕了几分钟,只撕下来一点点。朱可清忙让女儿陪客人吃饭,自己回到厨房,把酒瓶放到水槽里,用钢丝球用力擦洗,标签还是顽固地贴在瓶身上。最后,她放了半槽水,把酒瓶浸在里面,希望水把标签泡软。

除了碗筷、酒杯,朱可清还给饭桌上的每个人发了一个塑料小盘。女儿向同学解释道:“湿垃圾放塑料盘里,干垃圾放桌子上。”朱可清的丈夫吃得最快,把嘴一擦,纸巾顺手就扔进了塑料盘,朱可清迅速捡起纸巾,说了他一顿:“还好我现在看到了,等下倒到垃圾桶里,还不是我捡出来!”

女儿笑了,说:“我妈就是我们全家的垃圾分类指导员。”

做一个“拎得清”的人

吃完晚饭,大家都自觉地把塑料盘里的东西倒进湿垃圾桶。朱可清对这点很满意。水槽里,红酒瓶的标签也泡开了,清理起来比刚才方便多了。

桌上还剩下一些菜,梅雨季节,隔夜菜都不适合再吃。菜汤要倒到水槽里流进下水道,剩下的才能扔到湿垃圾桶里。朱可清麻利地做着这些。

“我负责分垃圾,外孙女负责倒垃圾。小区里的可回收垃圾桶需要扫码,女儿和女婿来操作。”朱可清骄傲地说着一家人为垃圾分类做的分工。

小区垃圾集中投放时间是上午7-9时,晚上6-8时。洗完碗,正是倒垃圾的时间点,但是这时候外孙女在赶作业,朱可清就和女儿下去倒垃圾,女儿的同学也表示一起去学习学习。

朱可清带头,熟练地走到离家最近的垃圾投放点,一名志愿者上前询问:“干垃圾还是湿垃圾?”朱可清显然已经不需要志愿者的帮助了,她先走到干垃圾桶前,把干垃圾连袋扔了进去;再走到湿垃圾桶前,捏住湿垃圾袋底部,另一只拎着袋口的手放开,袋内的垃圾倾泻进桶内,最后把袋子扔到干垃圾桶内。整个过程大约在10秒钟左右。

三人又走到旁边的可回收垃圾箱,朱可清攒了几天的纸张、瓶子等需要扔到这里。可回收垃圾箱是封闭式的,朱可清的女儿拿出手机扫了上面的二维码,一个窗口缓缓开启,东西扔进去,箱门上的显示屏显示“投递完成,获得261积分”,下面还有一行小字“=2.61元,可在微信中提现”。

朱可清让女儿打开手机上一个垃圾分类回收软件,向女儿的同学介绍:“刚才的积分都积在这个软件里,100积分换1元钱,可以用微信提现。你看,我们现在有322积分,就是3元钱,不过要达到2000分以上才能提现。”

女儿的同学不禁称赞说:“阿姨真是个垃圾分类达人。”朱可清不好意思地笑了,跟同学说起了上海最近被重新演绎的一个词“拎得清”,指手里拎着垃圾能分清的人,“我虽然年纪大了,也要做一个‘拎得清’的人嘛。”

②垃圾分类为什么推进这么快

看看上海阿姨的战斗力有多强

“既然大家相信侬(你)这程序,侬就把么司(这样东西)做做好,侬来塞伐(你可以吗)?”杭州某著名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到上海街头调研本公司开发的AI垃圾分类程序使用情况,被一位担任垃圾分类志愿者的上海阿姨现场“教育”了。

最近,这个题为《上海阿姨的战斗力有多强》的视频又成了垃圾分类的新段子。视频中阿姨说话十分犀利,却赢得了很多网友的点赞,纷纷表示要感谢志愿者阿姨们帮助大家学会垃圾分类的那份热情。

记者在上海采访时也发现,在垃圾分类方面,老年人其实做得比年轻人更认真,也更愿意做志愿者。

年龄最大的志愿者超80岁

在上述视频里,这位志愿者阿姨指出了程序存在的一些不足,“扫奶茶杯,(结果显示)是红酒瓶”“扫马云,是一只鞋”……阿姨让程序员拿出真本事,做好这个程序,服务好用户。

阿姨还向这名程序员吐槽:“小鬼头(小年轻)乱丢垃圾,被我当场抓牢,伊(他)把猪骨头倒到湿垃圾桶里厢。伊哪(怎么)讲?伊讲猪好吃的就是么司(这样东西,指湿垃圾)。猪骨头是干垃圾,侬晓得伐?搞搞清爽。”

阿姨犀利的话语却赢得了网友们的点赞,网友们说,最辛苦的莫过于战斗在垃圾分类第一线的上海阿姨。上到华尔街的黄金,下到家里的娃,上海阿姨的战斗力都是满满的,却自愿站在垃圾桶旁,教导犹豫不决的年轻人垃圾分类。即使是雨天,也撑伞守卫在垃圾桶边上。

78岁的周玉霞就是这样一位上海阿姨。周玉霞住在徐汇区田林街道田林十二村,去年3月28日,田林十二村就开始试点垃圾分类,从那时起,她就成了一名垃圾分类志愿者。

今年1月之前,周玉霞每天上午7-9时在自己负责的垃圾房旁值班,主要工作是劝说垃圾分类不规范的行为。“很多年轻人看到我这样的老阿姨上去劝,都会认真听几句。”周玉霞说。

有的年轻人也嫌烦,叫七八岁的孩子下来扔分得不规范的垃圾。针对这种情况,周玉霞有一套“三步法”。她首先会问:“宝宝,这是你分的吗?”孩子回答说是妈妈(爸爸)分的。周玉霞又问:“老师教过你垃圾分类吗?你会分吗?”孩子说老师教过的,自己也会分的。周玉霞又说:“那回去教教你爸妈哦。”孩子一般都会愉快地应承下来。经过这三次问答,很多家庭都被“治愈”了。

上海的垃圾分类志愿者也不全都是“阿姨”,却有相当一部分是老年人。在田林十二村,10多名志愿者都在60岁以上,年龄最大的80多岁。

上海垃圾分类实行一周,仅开出了199张罚单。垃圾分类推行至今,离不开志愿者们的默默付出。实行分类前,他们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动员,分类投放开始后,他们每天早晚轮流值守在垃圾厢房前,帮助大家正确投放。

爷叔成积极分子 老小区房价涨了

“每一个年轻人都值得警惕。”浦东新区某社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原以为老年人对垃圾分类接受比较困难,结果反而是年轻人垃圾多、又乱,湿垃圾里混着少量餐巾纸。

这名工作人员讲起一件小事。一个小姑娘拎着一包湿垃圾过来,里面混杂着面巾纸,志愿者跟她讲:“这些不是湿垃圾。”小姑娘不爱搭理地说:“这些都是厨房里的,厨房间的不就是湿垃圾吗?”这样的事情,在老年人中却不多。

浦东新区洋泾街道阳二小区有2/3都是已经退休的老年人,日子过得仔细,垃圾也分得干净。一位爷叔(指有一定阅历的上海老年男子)每天都定时把分类好的垃圾扔到他家楼下的垃圾房,他告诉记者,“总的来说,老年人垃圾分得比年轻人好。”

江荣全(右)用门禁卡刷开垃圾房的门扔垃圾。

65岁的江荣全也是垃圾分类的拥护者。“垃圾分类做好了,对我们每个人都有利。”他说,刚开始学垃圾分类是比较难,但一旦习惯了,做起来就很容易。

江荣全也是田林十二村的居民,小区6号垃圾房边上那幢的一楼就是他家。“自从垃圾分类后,垃圾的味道都闻不到了。”江荣全把记者带到6号垃圾房前,“你使劲闻,是不是一点气味都没有?”

田林十二村党总支书记赵国庆介绍,他们的小区建于1985年,总共2078户、6019人,其中60岁以上的有1770多人。很多老人都是垃圾分类的积极分子,带动了整个家庭。目前,95%的居民自觉做到垃圾四分类,90%实现定时投放。

赵国庆说,垃圾分类做得好,小区环境变美了,他们这个30多年的老小区房价也涨了。

一卡通办+定点错峰

赢得老人心

记者在上海多个小区走访发现,不少新小区的垃圾房(垃圾桶)还没有做到全封闭,但作为一个老旧小区的田林十二村,所有的垃圾房都是封闭式的。站在垃圾房前,没有异味,没有蚊蝇。

“有些小区的垃圾房要扫二维码才能打开,扫码我是不会的,我用带在身上的门禁卡刷,就可以让垃圾房开门了。”江荣全口中的门禁卡,正是垃圾分类赢得老人心的一个法宝。

赵国庆介绍,在田林十二村,门禁卡现成的实名系统和垃圾房“绑定”,使得居民扔垃圾也像进家门一样,刷卡自动开门,小区的管理平台自动登记好垃圾房的刷卡人员、开门时间、每天刷卡次数,再把绿色账户积分也加入门禁卡内,这样居民用一张卡就能办成进家门、扔垃圾这两件每日“必修事”,犹如居民区内的“一卡通办”。而对于老年人来说,刷门禁卡毫无压力。

6月20日起,田林十二村推出了特定需求人群“定点错峰”投放,在居委会登记过的上夜班人士、钟点工阿姨、独居老人,可在非定时投放时段到小区指定垃圾库房扔垃圾。行动不便、无法下楼的老人也被考虑到了——由楼组长上门拎垃圾。

这样的人性化管理,也保证了垃圾投放的顺利推行。

③杭州人早就行动起来了

下沙垃圾分类达人这么做

7月8日上午,杭州下沙和达城65岁的沈大伯走到小区门口的一排垃圾桶前,把手里拎的两袋垃圾,分别投到绿色的“厨余垃圾”桶和黄色的“其他垃圾”桶。哪种垃圾该投到哪个桶,他现在已经烂熟于胸。“都是我们小区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教得好啊。”他说。

沈大伯口中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是一个“新兴职业”,为公益岗位,每月工资2300元,工作内容是“管好”小区分类垃圾桶,监督居民正确投放垃圾。今年56岁的吕根仙就是其中之一,在她和同事的努力下,和达城垃圾分类正确率达90%,去年还获得了“浙江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称号。

吕根仙打开垃圾检查,并进行扫码登记。

围着垃圾桶每天走1万步

和达城共有6幢居民楼、559户家庭,2017年10月,垃圾分类工作逐步推开,小区同步启动了垃圾分类指导员招募。“小姐妹帮我报的名。”吕根仙坦言,刚开始,老伴、儿子、儿媳都不同意,觉得家里又不差这一份收入,而且这工作又脏又累,“但总要有人出来干啊,我有时间,有精力,很想去试试。”拗不过吕根仙,家人最终同意了。经过培训,很快,她上岗了。

做垃圾分类指导员,一般清晨5点多就得开始工作了。和达城居民使用的垃圾袋上都有二维码,扫一扫就能找到垃圾的“主人”。“我会把一袋袋垃圾打开检查,扫码登记。”看到垃圾分类做得好的,吕根仙就在对应的编号内打个高分,相反则是低分。

“刚开始,确实有一些人会弄错,尤其是那些上班族,早上急着上班,垃圾就分得不够仔细,到楼下,看到垃圾桶就随便往里面一扔。我看到了,就会拣出来重新分一下,还会发个短信提醒两句。”吕根仙说。

吕根仙在对应的编号内给居民打分。

吕根仙的工作可以说是一步步“走”出来的。白天,她在小区里转悠,一天检查过的易腐垃圾有100余袋。等到傍晚,她就会挨家挨户敲门,上门嘱咐几句。对垃圾分类出错的居民,吕根仙会现场一遍遍教他们如何分。“我会一直盯着他们,只要不对就会上门指导,直到分类正确为止。”

夜里9点多,小区居民陆续休息了,吕根仙才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她在记者面前打开手机计步软件,说:“你看,我每天都有1万步以上。”

真诚和耐心换来理解

“遇到我这样一个‘多管闲事’的阿姨,一开始很多居民们还是不乐意的。”吕根仙回忆,有一次她敲开一户垃圾分类常出错人家的门,一条大狗往她身上扑,狗主人却迟迟没有露面。虽然受了惊吓,但没找到人,吕根仙不甘心,第二天她又去了。“那户人家正好从外面回来,一看见我,‘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吕根仙当时就哭了,“很难受,很委屈,不想干了。”

吕根仙去找她的培训老师张景和,说了辞职的想法。“张老师说垃圾分类不是简单的事,更不是说做就能做好的。这么多垃圾,要一件一件分好,哪有那么容易。”这次聊天,吕根仙想通了很多,“吃闭门羹也很正常,任何事情都得有个适应过程。垃圾分类涉及的人多,还是得靠引导,一步一步来。”

慢慢地,吕根仙摸索出了经验,“没别的,就是亲切、耐心。”有一次吕根仙走进一户三口之家,女主人说没有多余的垃圾桶来做垃圾分类。她马上说:“我家刚好多买了一个垃圾桶,我给你去拿。”女主人接过垃圾桶有些不好意思,表示一定会把垃圾分类做好。此后,吕根仙再检查时,这家的垃圾分类都做得不错。有居民晚上投放可回收垃圾,但不知如何操作,打电话问吕根仙,吕根仙接到电话立马起床穿衣,跑到现场教居民整理投放。

“只要我真诚,我想大家一定会理解的。”吕根仙说。功夫不负苦心人,越来越多的居民参与到了垃圾分类中,和达城小区垃圾分类正确率由当初的50%一路攀升至90%。

曾4个多月连轴转

一天都没休息

身着红色立领T恤,下穿阔腿裤,脚踩小高跟……尽管每天跟垃圾打交道,吕根仙却很“潮”。她觉得,垃圾分类造福子孙后代,做着这样伟大的事,当然应该把自己打扮得干净时尚。另外,她喜欢跳舞,经常要上台表演,也让她有一颗爱美的心。跳舞这个爱好,还给吕根仙的工作帮了大忙。

说到这,吕根仙话又多了起来。“刚开始,小区里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工作开展起来不太顺利。我就想着,能不能利用自己的舞蹈特长,尽快跟大家熟络起来。”于是,吕根仙带头组建了一支小区舞蹈队。渐渐地,跳舞的人多了,大家很快打成一片。“来跳舞的居民不仅垃圾分类做得好,有些还成了志愿者,跟着我上门指导垃圾分类。”

吕根仙碰上的暖心事儿也越来越多了。早上吕根仙在巡检时,有时会有业主给她带早餐,还有些业主喜欢拉着她拍照,让她“好感激也好感动”,她认为这些都是对她工作的支持。吕根仙还经常应邀去学校给学生讲课,中小学生、大学生都有,她说:“我很开心,真的很有成就感。”

吕根仙一门心思扑到了垃圾分类上,曾经4个多月连轴转,一天都没歇过。“我家人包揽了做饭、接小孩这些家务活儿,照顾我的工作时间。”说到这,吕根仙眉眼都是笑,“家人的支持,让我有了自信和底气,我相信,垃圾分类一定会越做越好。”

④有“桶长制”,有实名制,商圈还有大联盟

垃圾分类19年 杭州处处秀“绝活”

上海之后,杭州、宁波等浙江城市进入46个垃圾分类先行先试的重点城市名单。这两天,家住杭州市江干区远洋香奈小区的张阿姨每天早上7点准时出门,投放各类垃圾。“上海的垃圾分类很严格,我们杭州人也要提前养成定时定点扔垃圾的好习惯,到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了。”张阿姨说。

在远洋香奈小区,餐厨垃圾通过脱水处理后,一部分作为养料用于小区内的“一米菜地”,一部分由厂家回收作为昆虫养殖的饲料,做到餐厨垃圾零清运。

早在2000年,杭州就被建设部确定为全国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之一。2010年初,为打造“国内最清洁城市”,建设“生活品质之城”,杭州大力推广垃圾分类,首先在37个生活小区开展分类,进而推进至全市。“垃圾分类实名制”“桶长制”“商圈联盟”……9年来,为了推进垃圾分类,杭州各城区、街道、社区纷纷秀出“绝活”。

江干区:

1559名“桶长”站到角角落落

生活在江干区的人们对“桶长”可是不陌生的,小区里、楼道中、垃圾桶边,随处可见“桶长”的身影。

2018年4月,江干区在全市首创垃圾治理新模式——“桶长制”,圣奥领寓作为试点小区率先实行。招募了14名居民志愿“桶长”,分别于7时-8时30分和19时-20时30分这两个时段内,在垃圾箱旁监督住户垃圾分类投放的情况,并进行打分与记录。

江干区东林社区远洋香奈小区也推行“桶长制”,垃圾桶边贴有垃圾分类指导图。

截至目前,江干区共有“桶长”1559名。区域桶长、街域桶长、单位桶长、社区桶长、楼道桶长,这个分类几乎覆盖到了公共区域的角角落落。江干区通过委任各级桶长,明确垃圾分类职责,将垃圾分类工作以网格责任田形式清晰划分,把责任落实到每个区域、每个单位、每幢楼宇、每个楼道、每户居民,真正做到责任到人。

自2018年3月推行“桶长制”分类模式以来,全区“桶长制”覆盖率已经达到70%以上,各个“桶长制”小区的居民参与率、垃圾分类准确率、投放正确率有了全面的提升,成效十分明显。

新江花园小区还推出了“积分兑换制”,居民进行正确垃圾分类可以获得积分,每户一天能获得最高5个积分,每10个积分就能换一个鸡蛋。如果住户一个月内坚持正确垃圾分类,就能兑换15个鸡蛋。这个办法吸引了大量老年人,他们纷纷加入垃圾分类学习“大军”。目前,小区垃圾分类准确率已保持在95%以上。

湖滨街道:

首创垃圾分类实名制

多老旧小区的湖滨街道首创“垃圾分类实名制”,2011年5月起,整个湖滨地区全面推进垃圾分类工作,目前,湖滨地区垃圾分类普及率、准确率位居全市前列。

将军路73号,光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个老小区,但它却是杭州较早推行垃圾分类的试点小区之一。记者在小区看到,每栋楼前都摆放着两个垃圾桶,分别回收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的垃圾桶则放在小区入口处。

涌金门社区工作人员郑毅介绍,像将军路73号这样的老旧小区,公共空间有限,垃圾桶难以集中摆放,“化整为零”是一个因地制宜的方法。“垃圾分类越来越细,比如你手里的这支笔,就属于可回收物,我们的宣传册也在不断更新。”郑毅对记者说。

郑毅说,推进垃圾分类,宣传很重要,社区工作人员经常挨家挨户宣讲垃圾分类知识,包括拉横幅、贴海报等,使垃圾分类逐步成为居民们的自觉行为。

平时,专职分类员会长期在垃圾投放点蹲点,引导居民正确投放垃圾,很多居民遇到分类难题,也会主动询问分类员。今年59岁的李前广从事垃圾分类劝导已有9个年头,为了这份“不起眼”的工作,多年来,老李一次都没有回过江苏老家。“居民的分类意识提高了,我们的引导都是值得的。”李前广说。

湖滨商圈:

企业自发组建分类联盟

“湖滨街道每天产生的垃圾在100吨左右,其中近8成来自湖滨商圈。”湖滨街道城管科科长连斌介绍。据统计,湖滨商圈年客流达5000万人次,龙翔桥地铁站日均吞吐量约为6万人次,旺季峰值更达到22万人次。在这样一个商业繁荣、人流密集的区域,推行垃圾分类的压力很大。

2018年3月,湖滨商圈企业自发组建了“湖滨商圈垃圾分类联盟”,首批联盟成员由大型商业综合体、餐饮企业、公共机构的代表组成,银泰、解百、利星等“大佬”都参与其中。连斌表示,这个联盟要做的就是对商圈企业产生的垃圾做到源头分类。

连斌向记者介绍,湖滨商圈在垃圾分类工作中引入了“体验式消费”理念。如在旅游密集区、人流量大的地方,针对消费者及游客,放置智慧化垃圾分类箱;利用微信公众号、WiFi等多种形式提醒、指导,等等。这些互动的方式效果更好。

在商圈垃圾中,餐厨垃圾占了30%以上,实现油水分离是关键。湖滨银泰A区已应用德国引进的真空隔油器,减少厨房及相邻区域的异味,它维护方便,大大提高空间利用率,并使厨房排水设备安装简易化。湖滨银泰还准备引进真空清洁处理技术,对餐厨垃圾进行前端控制,通过一系列处理,大大减少垃圾的产生量、运输量及后期的处理量,并避免餐厨垃圾有可能产生的二次污染。

在收运环节,实行分区收运。如餐饮区的餐厨垃圾由清洁直运公司进行专门运输,购物区的垃圾由保洁员进行分类回收后,再由清洁直运公司进行运输。同时,为了提升垃圾收集效率,减少垃圾清运对商圈环境造成的影响,湖滨地区还专门开设音乐专线,在餐厨垃圾较为集中的湖滨路、学士路等道路沿线,通过“音乐告知、沿线停靠、定时收运”的方法,对垃圾进行定时定点投放收集。


⑤处理系统建设如期推进 新《条例》即将发布

杭州垃圾分类覆盖9成小区

作为全国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继上海之后,“浙江标准”正式落地。8月1日起,浙江省将实施最新发布的《城镇生活垃圾分类标准》。

日前,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决定》(以下简称新《条例》),将报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后公布施行。

垃圾分类

已覆盖3413个小区

早在2000年6月,杭州就被确定为全国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之一。“推进垃圾分类过程中,居民最关心、最需要的是环境的改善。”杭州市城市管理局市容中心分类指导科科长曹勐琦表示,2010年起,他们在国内首推垃圾“清洁直运”。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垃圾直运和中转站改造的办法,让小区集纳的桶装垃圾直接运往处理的终点。整个运送过程中,垃圾不沾地,清洁。自从开展垃圾直运之后,市区再也没有增加一个垃圾中转站,原来的垃圾中转场地则被改成了垃圾分类宣教基地。“毕竟,垃圾中转站是不太受周边民众欢迎的,谁都不希望‘把垃圾放在我家后院’。”

另外,杭州还陆续完善分类投放设施,共更新配置规范垃圾桶9万余只,整改杂色桶8000余只,加贴分类标识5万余个;还在小区开展“定时定点”投放试点,强化分类投放环节的监督管理。所谓“定时定点”投放,是指居民只能在早晚规定时间、固定地点投放垃圾,其他时间的垃圾房和垃圾桶都不能使用;为尽可能减少垃圾暴露在开放空间的时间,有效改善市容环境卫生,杭州还在繁华商圈、主要道路沿线开通“垃圾不落地”音乐专线(附近的居民、商家,保洁人员听到音乐后,就可以直接将垃圾投放在清洁直运车内),开展重点道路垃圾桶、集置点“撤路入巷”工作。

作为先行先试城市,杭州的垃圾分类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目前,杭州已成功创建省级高标准示范小区60个,市级示范小区204个。据杭州市城管局统计,迄今杭州垃圾分类已覆盖3413个小区,2908家机关企事业单位,覆盖率达到90%以上,超过203万户家庭参与了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建设如期推进

根据国家住建部要求,在2020年底前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那么,杭州的垃圾分类处理系统现在建得怎么样?可以如期完成目标吗?

记者从杭州市城管局了解到,目前,杭州主城区日清运处置生活垃圾近6000吨/日,其中易腐(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数量巨大。末端处置现在大致有两个去处:经分类后的易腐(餐厨)垃圾约1500吨/日,全部运往天子岭填埋场及天子岭餐厨垃圾处置项目进行处置;其他垃圾则分别运往九峰焚烧厂、滨江焚烧厂焚烧处置。

一个可喜的消息是,近几年,杭州垃圾填埋量是在下降的。201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日均填埋量从2017年的6655吨下降为2018年的4545吨,下降31%左右,这得益于垃圾资源化有效利用,比如不少小区门口多了垃圾回收机器,有些小区开始发放厨余垃圾堆肥桶、建起小区生态垃圾处理站等。

曹勐琦表示,目前杭州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的项目建设。等到明年临江焚烧厂等项目建成后,杭州的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基本建成。

最高罚10万元

新《条例》7月底发布

根据《城镇生活垃圾分类标准》,生活垃圾被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其他垃圾四大类。可回收物主要包括:纸类、塑料类、玻璃类、金属类。有害垃圾主要包括:废电池类、废旧灯管灯泡类、家用化学品类和其他。易腐垃圾主要包括:餐厨垃圾类、厨余垃圾类和生鲜垃圾类。其他垃圾:垃圾分类中,除上述3种垃圾以外的所有生活垃圾。若市民未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的,将处200元以下罚款。

杭州市新《条例》着重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将处罚金额提高到五百元以上五千元以下;情节严重的,将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对未按规定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的个人和单位,新《条例》规定它们将被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会受到处罚,对个人处二百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五百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

为防止“混装混运”,新《条例》也对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单位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禁止将已分类投放的生活垃圾混合收集、运输等,违反规定且情节严重的收集运输单位,将受到最高十万元的罚款。此外,为进一步增加违法成本,提高守法意识,此次修改还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对违反条例规定受到行政处罚,依照《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应当作为不良信息的,依法记入有关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

曹勐琦表示,新《条例》预计7月底发布。

台州某塑料制品企业生产车间。

⑥一只垃圾桶走过绿色发展之路

“史上最严”垃圾分类《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已有12天。住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计划投入213亿元,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有研究测算,全国普及垃圾分类孕育市场规模接近2000亿元,而浙江早已在这块蛋糕中分到了一块。

台州的塑料日用品产量占中国市场的70%,随着垃圾分类的推进,台州各塑料企业的垃圾桶订单量飙升,有的企业甚至打出了“上海挺住,你们的垃圾桶我们包了”的口号。

记者采访了台州多家塑料企业发现,随着国内对环境卫生的逐渐重视,垃圾桶在多年前就已经是“香饽饽”。而台州塑料行业生产方向的调整,则反映着中国绿色发展事业的走势。

上海的垃圾桶我们包了

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分类垃圾桶在天猫销量同比增长5倍以上;7月,“分类垃圾桶”搜索指数比上月飙升41倍。一些热门垃圾桶陷入断货的边缘,每人不得不“限购1件”。

台州被誉为“塑料制品王国”,塑料日用品产量占中国市场的70%。这波风潮给台州的塑料制品企业迎来了大量订单。

路桥工业区有多家塑料制品企业,不少卡车排队等在门口,等候生产线上下来的垃圾桶。“上海挺住,你们的垃圾桶我们包了”“奋战一个月,决战垃圾分类”……一些生产车间甚至挂出了此类横幅标语,以此激励员工提高生产效率。

航星塑业是一家在线上销售产品的企业,订单的“爆发”更加明显,工人在三班倒赶工生产。航星塑业常务副总经理唐传余介绍:“客户为了第一时间拿到货,经常在这里等到夜里12点。产品现在都不用入仓库,直接被拉走了。”

据了解,6-8月原本是塑料行业的淡季,现在却是供不应求。“公司停掉了其他塑料制品生产线,全力保障分类垃圾桶生产,每小时400多个垃圾桶走下生产线发往上海。”唐传余说。

在网上销售的分类垃圾桶。

浙江中野塑业也有类似的“烦恼”,董事长叶呈富说:“每天的订单我们都很多,一个订单下来,大的一般等到下个月,最快也要15-20天。近段时间都是等着要货,我们上个月接的单到现在还没开始生产,每个城市都急得很。”

近一个月来,约3000家台州日化企业受益于垃圾分类,线上买家增长近一倍,企业销量同比增长超45%。

不选台州选谁

台州市塑料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加增也忙了好几个月了。“很多要下垃圾桶订单的来找我,你们媒体也找过来,有的找到了我的手机号码。”陈加增说。

陈加增在塑料行业几十年,对台州的情况尤其熟悉。他认为,如果说这是一个“风口”,台州塑业站上这个风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已经准备了几十年。

台州塑料行业起于上世纪50年代,那时,一些手工作坊打造出了一个个模具;到70年代,已具有一定影响力。改革开放以后,台州塑业上了规模,并在上世纪90年代快速上升,成为闻名全国的“模具之乡”。

贴近市场,嗅觉灵敏,锲而不舍,是台州商人共同的特点,表现到塑料行业也是如此。陈加增说,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一些塑料小厂抓住了喷雾器的市场需求,迅速成长为规模较大的企业。如今面临垃圾桶这样的大商机,台州塑料企业比任何人都要敏锐,早在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

分类垃圾桶产品价格比普通垃圾桶偏高,价格带分布在80-600元,其中150-300元为主流价格带。淘宝极有家数据显示,整个6月垃圾桶销量达到300万件。尤其是在6月24日到30日这一周,垃圾桶的销量比去年同期涨了5成。

“台州塑料行业产业链完整,技术储备完善,生产能力强,市场不选台州还选哪里?”陈加增说,不少企业扩充产能的速度极快,一周之内便可上一条新的生产线,“紧急招工”也不在话下。

小小垃圾桶越走越远

相对于外界,台州的塑料制品企业并没有显得多么激动,因为垃圾桶这个增长点,在七八年前就出现了,他们也牢牢掌握在手里了。

创建于1995年的浙江鑫鼎塑业拥有100多条生产线,他们从1999年就开始生产垃圾桶,目前,从5升到1200升的垃圾桶都有生产和销售。鑫鼎塑业负责人陈金凤说,这些年,随着卫生城市创建、新农村建设的快速推进,垃圾分类其实已经遍地开花,鑫鼎垃圾桶的销量年年快速增长。但每年情况还是有所不同,陈金凤介绍,今年垃圾分类驶入“实锤”快速道,千千万万的家庭加入进来,他们今年生产的家用小型垃圾桶产量也增加了不少,为此还开发了多个模具。

“1-6月销量确实不错,下半年会更好。”浙江天冠塑业董事长赵守平告诉记者,天冠是一家拥有30年历史的企业,起先,他们主要生产工厂用的塑料筐箱。10多年前,垃圾桶销量起来了,但以环卫、街道、小区等户外大型垃圾桶为主。最近七八年,垃圾桶行情特别好,去年,公司销售额1.5亿元,其中垃圾桶的销售占了2/3。

赵守平说,公司刚刚花了400万元添了一台注塑机,研发了一套新模具,专门用来做家用分类垃圾桶。

台州塑料行业走过的这些年,正是中国绿色发展的一个缩影。业内不少企业家表示,七八年前就起来的这波行情,将越上另一个台阶。从近的来说,全国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从长远来说,随着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不断推进,台州的垃圾桶将走得越来越远。

⑦德国、日本、韩国

垃圾分类的世界“小样”

近年来,垃圾分类一直都是大火的高频热点词。目前,我国多个城市已经“火力全开”,全民参与垃圾分类的势头俨然形成。纵观全球,很多发达国家已经率先开展垃圾分类,各自制定并运行着一套卓有成效的模式。

为此,浙江新闻客户端分别采访了3位在德国、日本和韩国生活的中国人,试图探索这些国家在垃圾分类领域的亮点。

德国:

生活垃圾循环利用率高

今年是曲凯(化名)在德国柏林留学的第5个年头,垃圾分类早已经融入他的生活。

记者用微信联系上他时,他正好在学生公寓的垃圾房处理好部分垃圾,准备把几节废电池带到附近超市回收。

刚去德国的时候,曲凯并没有垃圾分类的意识。“刚来3个月的时候,一直没有对垃圾进行分类。直到有天,公寓的工作人员来敲门,善意‘警告’我不分类垃圾是要面临高额罚单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曲凯说,他立马跑去当地的市政厅领取了德国垃圾分类列表并严格执行,尽管一开始很不习惯,但慢慢也就适应了。

曲凯居住公寓的垃圾房一景。

在曲凯发来的照片里,记者看到了各种颜色的垃圾回收桶,大体分为绿色、黑色和蓝色。“德国大致将生活垃圾分为七大类。几乎在德国每栋公寓楼的垃圾房或别墅区的角落里,都能找到分别代表厨余垃圾的棕色桶、废纸张的蓝色桶、包装材料的黄色桶以及代表其余垃圾的黑色桶。”曲凯说,这是入门级分类的四大类。

在剩余三大类垃圾中,废旧玻璃是其中一项。根据玻璃颜色属性不同,设白色玻璃、绿色玻璃和棕色玻璃3个回收桶。部分德国城市,也有设置白色及其他颜色玻璃2个回收桶。而以废旧电池、喷雾罐为代表的特殊垃圾需送到连锁超市进行回收。此外,大型废弃物(家具等)则必须需要与专业人员联系,提前预约上门回收时间。

曲凯特别欣赏德国的一个做法——软壳塑料瓶有偿回收。“目前,在德国出售的所有塑料包装饮品以及易拉罐都含有0.15至0.25欧元不等的押金,在空瓶归还至超市附近的自动回收机时方可退回。”他说,机器会统计金额吐出一张凭条,拿着凭条再去超市收银台兑换现金。正因为押金的缘故,在德国生活的人都会将空瓶“特殊对待”。

事实上,这七大基础分类并不是德国复杂的垃圾分类体系的全部。因为德国的城市,甚至不同行政区的各自为政进一步加大了德国垃圾分类系统的复杂性。

根据《德法公共电视台》调研,德国的生活垃圾循环利用率在全球属于“优等生”。垃圾分类理念深化了德国人的环保意识,65%的德国人将垃圾分类视为个体对环保事业做出贡献的第一步,并享受这种略显琐碎的家务所带来的使命感。

日本:

垃圾分类细致到近乎“严苛”

1980年,日本就开始实行垃圾分类回收,如今已经成为世界上垃圾分类回收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

今年21岁的李思豪已跟随妈妈在日本生活了4年,每天他都会将家里的牛奶盒剪开,冲洗干净后晾干回收。繁琐的分类步骤对他而言,已成了普通的日常。

在日本,每个区的规定大同小异,大致可分为三大类。除了一般的生活垃圾分为可燃和不可燃垃圾外,资源性垃圾还具体细分为干净的塑料、纸张、旧衣服、塑料瓶、罐装瓶、玻璃瓶等。

“基本上就是挑选可回收的资源,如塑料瓶、易拉罐等,剩下分可燃和不可燃两部分就行。”他说,日本超市有专门的回收点,回收泡沫容器、牛奶盒等,电器用品商店也有专门回收废电池的点。

如今,李思豪和妈妈居住在日本埼玉县川口市的公寓里,对于不熟悉如何分类的住户,公寓管理员都会耐心讲解,并告诉他们特定的时间该处理什么垃圾。李思豪坦言,初到日本时扔错了垃圾,管理员就贴告示牌提醒,如“某月某天有人乱丢垃圾,请下次好好丢垃圾”。因此,现在每周六一早,李思豪宁可扔完垃圾再睡回笼觉,也不想再“榜上有名”。

在日本,处处都有环保的小细节,京都站的公共厕所里,有标识说明,厕纸是用回收的车票做成的;许多商品的外包装都会注明该商品的不同零件分别属于哪类垃圾;每个人随身携带的不是纸巾,而是手帕;购物时如果不要塑料袋,售货员会笑着说一声谢谢。

“为了减少垃圾,我在买东西前,都会认真考虑自己是否真正需要,用完应该如何处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确实改变了我的生活。”李思豪说。

韩国:

垃圾计量收费制

“韩国的垃圾分类很严格,家家户户都比较自觉。”在韩国即将硕士毕业的何欣雨这么告诉记者。

何欣雨与几个同学租住在韩国人家里,入住第一天,房东就给了她一张详尽的韩国垃圾分类表。“一般我会在房间里先把垃圾粗略分类,房东会把全部垃圾汇总后进一步细分。”在何欣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放了好多个小袋子,目的就是为了扔的时候就先把垃圾分开。

在韩国,每周都有固定时间丢垃圾。在何欣雨生活的城市,每周日、周二和周四是丢一般垃圾和厨余垃圾,一周有3次机会处理;每周一回收软塑料和易拉罐,每周三回收硬塑料,每周五和周六两天休息,不能丢垃圾。“这意味着错过回收时间,或者期间产生新垃圾也要放在家里先囤积,难免产生异味。”

事实上,韩国不仅要对垃圾分类,扔垃圾还要交钱。韩国从1995年1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垃垃圾计量收费制度,要求城市居民必须购买指定的垃圾袋处置生活垃圾。目的是为了让居民为自己所投放的生活垃圾付费,自觉地减少垃圾的排放。

一般生活垃圾袋以20升为单位,价格平均为500韩元(约合人民币3元);食物垃圾袋基本以2升为单位,价格平均为200韩元(约合人民币1.2元)。居民可在超市、便利店或公寓办公室很方便地购买到。

何欣雨说,至于大型废弃物(如:旧家电、旧家具)处理,需要先向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申报,工作人员对废弃物进行检查、贴上标签、收取费用后,再由有关部门收走。一般扔掉一个400升冰箱,大约要交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元)的处理费。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