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35℃-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台州乱弹发展现状调研报告 

2019-04-08 14:36 |​浙江越剧团 |王滨梅 韩斌

台州乱弹(资料图)

兴起文化大省建设新高潮,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省第十四次党代会和省委十四届三次全会关于文艺工作精神的重要要求,是深入实施“八八战略”的有力支撑,是浙江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迫切需要。作为文艺工作者,我时刻关注当下浙江文化发展状况尤其是地方剧种的传承保护。今年春节,我回到台州老家,观看了几场台州乱弹的演出。正逢中共浙江省委开展省直机关党员干部春节回乡调研活动,便利用空闲时间,实地走访了浙江台州乱弹剧团,先后参观了团部办公区、排练厅、陈列室等场所,围绕剧种传承、剧团管理、党建工作等与负责人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并翻阅相关历史文献,对台州乱弹剧种的历史发展、传承情况做了进一步了解。现将调查结果汇报如下:

一、台州乱弹发展沿革及现状

(一)台州乱弹的历史发展沿革。在越剧诞生之前,浙江是乱弹的天下。其中,台州乱弹与绍兴乱弹、温州乱弹、浦江乱弹并称为浙江四大乱弹。台州乱弹起源于清代康、雍时期,全盛时期戏班达到28家,不仅遍布台州各县,甚至在宁波、温州都能听到台州乱弹之音。但是,民国战乱使其濒于湮灭。1952年,失业多年的老艺人俞宝玉召集各地流散艺人重组了一支名为“黄岩新芳乱弹剧团”的戏班,整理、抢救了100多本传统剧目。但是,到了1966年,剧团更名、戏装被毁,乱弹再陷低谷。1983年,台州乱弹艺人们排出了《拾儿记》《空花轿》《荒魂》等戏,连连获奖,他们在期待新生,可惜的是,台州乱弹再度遭遇危机。从此,台州乱弹艺人劳燕分飞,各自寻找新的生路。直至2005年,在市委市政府的倡导下,重新建团,并于2012年更名为现今的浙江台州乱弹剧团。随着绍兴乱弹、温州乱弹、浦江乱弹早已分别更名为绍剧、瓯剧、婺剧,这支乱弹剧团也成了全国唯一一家仍以乱弹为名的剧团。2006年,台州乱弹被国务院确定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台州乱弹以“文戏武做、武戏文唱”而闻名,唱腔由乱弹、昆腔、高腔、徽戏、词调、滩簧等六大声腔组成,其舞台语言为中原语音结合台州官语。原有剧目三百多曲,其中本家戏“七阁、八带、九记、十三图”尤为著名。其“打插桩”“耍牙”“双骑马”“钢叉穿肚”“风火球”等独门绝技,均为人称道。

(二)台州乱弹的基本现状。新剧团建立以来,在台州乱弹的艺术生产、人才培养、演出经营、传承保护、剧团管理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现今剧团复排、创排了16本大戏和30多出折子戏,先后获得各级奖项30多个。新编历史剧《戚继光》获省“五个一工程”奖;现代小戏《老村新路》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并荣获中国农民艺术节“优秀农村题材戏曲小品”一等奖;新编现代戏《我的大陈岛》入选文化部戏曲剧本孵化计划项目一类作品,入选浙江省文化精品扶持工程第十三批扶持项目。剧团现有演职人员83人,其中二级演员2人,三级编剧、导演、演员9人,每年推行“请进来、送出去”人才培养措施,邀请国家级专家到团授课、研讨。剧团成立13年,累计演出2000余场,近五年平均每年在250场次。一方面,剧团通过文化下乡、惠民演出开拓农村演出市场;另一方面,剧团积极对外开展演出交流活动,出访德国、新西兰、美国等国进行文化交流演出。当下,剧团正逐渐朝着“走出国门、看齐北京、接轨上海、响遍浙江”的目标发展。

二、 面临的主要问题

台州乱弹历史上的“三起三落”使得大量人才流失、曲种失传严重,观众出现断层。剧种濒危,已亟待抢救。这些年,浙江台州乱弹剧团高度重视剧种的保护和传承,专门设立“传承办公室”,每年复排传统剧目,每两年出版一本抢救性专著,并建成“台州乱弹陈列室”。但如何抓好科学保护、活态传承这项非遗保护的根本性工作,仍任重道远。

(一)创作短板,精品难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对包括文艺作品在内的文化产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更高了。想要赢得观众,戏剧的发展就要跟上时代步伐,牢牢把握人民需求,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优美的旋律、感人的形象创作生产出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诚如上面讲到的,新剧团成立后,浙江台州乱弹剧团先后复排、创排了16本大戏和30多出折子戏,为剧团的剧目储备工作做了很大努力并取得一定成效。但相较于曾经“七阁、八带、九记、十三图”的辉煌时代,以及当下人们对文艺作品的需求来说,无论精品剧目的数量,还是创排周期、主创团队的建设等都不尽如人意,尤其在反映时代作品的剧目创排上,还远远不够。

(二)人才短板。人才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基石。对文艺院团而言,人才更是剧团事业发展和剧种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一环。这个人才,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人才,还包括了创作(编剧、导演、作曲、舞美设计、服装设计等)、宣传营销等。优秀人才短缺特别是领军人才的匮乏,是制约院团改革发展的关键短板;编剧、导演、作曲、唱腔、舞美设计、表演、演奏特别是院团经营管理人才的全面短缺,制约着专业院团的可持续发展。2014年,为了让剧种得以更好地传承,剧团与黄岩第一职业技术学校合作,开办首个台州乱弹表演专班,培养新一批年轻演员,在人才梯队建设上有了进展。但正如聊天中剧团业务团长朱锋提到的,戏曲是角的艺术,行当齐全并不意味着舞台表演人才的完备,台州乱弹真正的名角还很稀缺。其次,剧团创作型人才也相当紧缺。每逢大型剧目创排,往往要向外地聘请高级人才扩充临时创作队伍。而就拿作曲来说,当下剧团只剩一位资深作曲家朱冬康,老先生现已七十多高龄,作曲传承人难培养这一问题困扰他多时。

(三)市场短板,观众稀缺。十年文革使戏曲的演出和审美遭到了中断,戏曲成为"中老年的艺术",不易为青年观众理解和接受。当代电视和声像技术的普及,社会向观众提供丰富多彩的娱乐休闲形式,使戏曲在社会生态环境中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各种文化娱乐和艺术作品,都在相互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歌剧、话剧的市场也在萎缩,戏曲更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演出难尤其是商演难,是制约当下专业院团改革发展的根本短板。能不能培育一个健康的文化消费需求,能不能形成一个观众购票看戏的市场消费习惯,是剧团改革发展必须攻克的一个难题。而就拿《戚继光》这类以获奖为导向的大制作剧目的市场可行性来说,高投入并不意味着高回报。为大剧场设计的舞台形式决定了它们不可能进入农村市场,而除了不计工本的戏剧节汇演外,演出的规模也决定了它很难到其他城市巡演,这就使得这些剧目存在先天性的缺陷。

三、有关地方剧种发展的几点思考

反观剧团发展,所有困难最后还是落在人才发展上。解决好人才培养问题,也就解决了传承、创作、推广的问题。对此,我提出以下几点意见供参考:

(一)突出人才培养,着力加强表演人才、创作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队伍建设。从长远考虑,谋划人才培养计划。面对形势新需求,剧团要注意人才的培养不是一时一计,需要长期规划,切实建立长效机制。比如定期开展剧团招生工作;选派优秀演员赴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地培训深造;更积极主动地“走出去”,开展交流学习以及观摩活动,全面提升演职员的专业素养,做好新一代接班人的培养工作,做好人才梯队建设;针对非表演岗位人员,剧团也要积极鼓励其参加各类培训、进修、交流及深造,不断提高专业能力。此外,省属院团、院校与基层院团之间开展结对帮扶活动,一个省属院团可以和一家或多家地方基层院团结成对子,发挥省属院团人才优势,帮助地方基层院团在艺术创作、人才培养等方面提高水平、消除短板,让更多的优质资源向基层倾斜、向地方下沉。在演出交流方面,继续实施“新松计划”青年艺术人才培养计划,每年举办一个艺术门类的全省性青年演员大赛,开办一期全省中青年创作人才高级研修班,实施一期全省中青年编剧扶持计划,推出一批省属舞台艺术拔尖人才培养对象,为全省专业院团特别是基层院团人才队伍建设搭建平台、提供资助。

(二)加强对院团的精品创作扶持,着力推出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进入新时代,文艺更应感国运之变化、发时代之先声,在为新时代鼓与呼中展现新面貌新气象。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剧团要树立精品意识,不断打造文化精品。准确把握当前浙江省文艺精品创作的主要任务,抓好重大题材创作。相关文化部门也要加强对院团的精品创作扶持,譬如实施全省中青年编剧扶持计划,有计划地选拔和推出省舞台艺术拔尖人才培养对象,推出舞台艺术未来的领军人才;精心组织艺术人才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把提高质量作为戏曲作品的生命线;继续实施优秀剧政府采购计划,面向省内外,集聚一批坚持正确导向、创作水平较高的签约剧作家,采取定向征集、委约创作、择优采购和扶持本土创作相结合的办法,征集、资助和储备一批优秀剧本。

(三)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积极打开年轻人市场。一个剧种最重要的是传承,但是传承并不意味着因循守旧,故步自封。相反,传承需要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发展。创新创造是文化的生命所在,是文化的本质特征。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推动戏曲发展,必须正确处理“守”和“变”、“中”和“外”的关系。在坚持剧种自身特色的同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对其内涵和表现形式加以补充、拓展、完善,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充分展现剧种独特魅力和时代价值。文化断层导致青年一辈喜爱戏曲的很少,但是我们始终要清晰认识到,青年一辈对戏曲的喜爱与重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剧种未来的命运。所以,无论何时都要重视培育年轻人市场。戏曲艺术的传承、熏陶,讲究耳濡目染、日积月累。因而,我认为当下急需加强学校戏曲通识教育和普及,让戏曲艺术成为中小学的兴趣课,普通高校的选修课、艺术类高校的必修课,让戏曲文化渗透到校园中,从根源上为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和弘扬,为戏曲艺术人才、市场的培养创造良好、丰厚的生态土壤。另一方面,相关从业人员还要从宣传推广上发力,除却已有的传播渠道外,还应广泛借助社交媒体、VR、AR等技术,创新传播路径,打通与年轻人之间的戏曲壁垒,拓宽市场。

(四)加强对专业院团特别是基层院团的经费扶持。各级文化行政主管部门要进一步加强对全省专业剧团特别是基层剧团的扶持保障,切实解决剧团面临的问题,改善剧团的生存环境,推动剧团、剧种发展走得更好、更远。相关主管部门应深入调研专业院团特别是基层院团的财政经费保障情况,积极争取当地党委政府进一步加大对院团的经费投入。设立“浙江艺术发展基金”,搭建面向全社会的艺术创作生产经费资助平台。用好国家艺术基金以及文化部文化产业资金扶持基层院团器材设备更新等政策平台,积极为我省专业院团特别是基层院团争取国家资金的扶持。浙江文艺界文化大繁荣的景象离不开艺术人才的辛勤耕耘。面对艺术人才收入低、住房困难、艺术创作艰难等现实问题。希望我省事业单位工资结构能够不断优化、完善,打破单一的绩效工资框架理念,更好激发从业者的工作积极性,让戏曲院团、戏曲艺术更具活力与创新力,并能始终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真正贴合单位实际发展的需要,更大程度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当下是文化产业愈趋繁荣,文化需求愈见攀升的艺术发展黄金期,种种利好为戏曲的发展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也使得戏曲面临更艰巨的革新任务。乘着时代的东风,戏曲演员也要积极主动抓住机遇,不仅成为舞台演出的主力军,更成为各种改革和创新的主力军,为推动剧种在新时代的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具有社会主义觉悟,树立为社会主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扎实基本功,不断提升自身表演技能和文化艺术素养;在学习传统的基础上善于吸收,勇于创新,艺术上逐渐形成个人的风格特色,以富于创造性的精神在唱念打等方面为剧种的革新发展做出贡献。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