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改革开放看嘉兴丨“三治融合”激发乡村治理新活力

2018-12-10 07: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宋彬彬

40年,弹指一挥间。

改革开放,给嘉兴大地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也留下了日久弥新的故事。

站上新的起点,我们选择了十个人、十件事、十本账、十座地标。

回望这些人、这些事、这些地标,曾在嘉兴大地上留下怎样坚实的印记。

人是万物的尺度。在我们的报道里,这些人既杰出又平凡,这些事既宏伟又细微,这些岁月既绚烂又日常。

其实,每个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同行者、见证者、受益者。愿我们的笔尖和镜头,能带给你回望的温暖和前行的力量。

近日起,浙江新闻客户端嘉兴频道推出《波澜壮阔40年 改革开放看嘉兴》栏目,敬请垂注。

自治,春风化雨;法治,定分止争;德治,润物无声。

2013年开始,桐乡就以德治、法治、自治“三治”合一为手段开展社会治理创新实践。5年间,桐乡各地通过制订修订村规民约,推行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和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等,形成了“大事一起干、好坏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法治与德治,如车之双轮、鸟之两翼”,这也一直是桐乡探索“三治融合”的理论基础。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一句话,再次激发了桐乡干部的干劲——“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三治融合”,这一嘉兴治理经验的“树木”正成长为“森林”。嘉兴市委主要负责人表示,要继续加大创新和推进力度,努力实现“墙内开花墙内香,墙内开花墙外也要香”的突破,把“三治融合”发源地打造成全国“三治融合”实践的示范地。 

春风化雨润民心

走进桐乡市高桥街道越丰村,一排排别墅鳞次栉比,这个靠近高铁桐乡站的小村发展迅速,环境面貌日日新。60岁的张荣华告诉记者,这些年村里最重要的变化,还是村民的“话语权”大了,都很积极地参与到管理当中,守护共同的美好家园。

张荣华是越丰村百姓议事会的成员之一,他直言,由于紧邻高铁站,村里这些年工程项目也特别多。但在他们村,再小的项目都要先通过他所在的百姓议事会的审核。

不久前,有村民反映,村里10年前安装的路灯老化,不仅耗电,长时间开启还导致了路边的农作物结不了果。村党总支书记沈春雷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即把事项交由百姓议事会讨论,大家一致决定要对路灯灯头进行更换。大家还估算了下,更换两条线路60多只灯头,投入预计在5万多元。

数额虽然不大,村里还是通过百姓议事会、村民代表等多方推荐,村里联系了5家生产灯头的企业,货比三家,由百姓议事会最终拍板决定采购哪家的灯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只要做到公开公正透明,大伙心里也就更敞亮了。”张荣华说,去年村里的集体用房出租,全村几百户人同时竞争,但是由于采取第三方公开拍租的方式进行,没有暗箱操作,大家都很认可。

“三治融合”实践,就萌发于这里。几年前,越丰村所属的高桥街道位于桐乡城乡接合部,因为高铁的开通,区位优势瞬间凸显,全镇进入大开发、大建设的机遇期。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多数是由拆迁补偿等引起的,这给政府管理以很大压力。2013年5月,高桥街道探索组建了三支植根于民间的团队——百姓参政团、道德评判团、百事服务团,将各类矛盾纠纷逐一解决。

越丰村道德评判团成员、村民沈菊芬感触最深。早年,进城不久的村民几乎每家每户都自建了工棚当作过渡房,经过几年时间陆续拆除,却有一“钉子户”执意不愿拆除工棚。“我是60后,和这名村民的年纪相仿,或许会更容易沟通。”村委会告知道德评判团此事后,沈菊芬主动请缨,之后,在道德评判团其他几名成员、村委会代表分批劝导之下,越丰村“三改一拆”整治工作的“最后一步”终于落实了。

高桥街道摸着石头“过河”,走出社会治理的新路子。这给其他地方以重要启示,随后,像越丰村一样,桐乡的176个行政村纷纷建立村规民约(社区公约)、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从“要我干”变成了“我要干”,增强了基层治理活力。 

春色满园关不住

以法治“定分止争”,以德治“春风化雨”,以自治“内消矛盾”,逐渐成为桐乡治理社会转型期各种疑难杂症最有效的“药方”。

崇福镇星火村3个村小组位于城镇规划范围内,房子老旧,村民在“拆”与“不拆”中犹豫着。该村积极运用“三治”办法,村民开了几十次会议终于达成共识,仅3个月时间就有97%的农户顺利签约,剩下3%的农户也很快实现了和谐拆迁,使这个僵持了16年的城中村改造难题迎刃而解。

一枝花开满园春。在嘉兴,“三治融合”犹如一把金钥匙,打开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新局面。

嘉善县天凝镇洪溪村曾是一个远近闻名的“信访村”,10年换了5任党支部书记。陈俐勤走马上任后,与村党支部班子一起仔细分析原因。大家感到,过去村里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村党支部书记说了算,村干部与老百姓之间联系脱节。

之后,村党支部班子首先“自我革命”。召开村民代表会议,由老百姓对每个村干部直接面对面点评,当面把心中的意见都说出来。

这让一批想干事能干事的干部脱颖而出。陈俐勤还把村里50岁至70岁的妇女们组织起来,组建了一支“辣妈宝贝啦啦队”,一直演到了西班牙。村里还陆续组建了篮球队、腰鼓队等。

村民的心拉近了,很多积怨矛盾在无形中得到化解。2006年以来,该村没有发生一起上访事件。村集体经济收入也从陈俐勤刚上任时的入不敷出,发展到现在的800多万元。

“三治”就在平凡生活里,渗透在百姓的柴米油盐里。在村委会大院或是村民家门口摆上一张小桌、几个板凳,由老党员、村干部和司法所工作人员等组成的“评审团”,走村串户进行调解,将司法调解小组搬到村民家门口。嘉兴市100%的行政村(社区)配备法律顾问,100%的村(社区)制定修订村规民约、社区公约,100%的村(社区)进行村务公开,这让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成为老百姓的共识。

嘉兴不断创新基层群众自治机制,积极引导建立了“乌镇管家”、梧桐义工、新居民协会、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会等自治组织。据统计,目前嘉兴社会组织已达3332个、城乡社会组织1.2万多家,成为联通政府、社会和居民的桥梁纽带。同时,嘉兴还通过“小网格”撬起“大平安”,推进以“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为重点的网格自治,目前,全市共有专兼职网格管理员2.2万余名。

 “三治融合”,正在嘉兴大地不断深化。桐乡市梧桐街道城弘小区内曾经绿化破损严重、杂物乱堆乱放,很难租出与市场匹配的价格。去年10月,梧桐街道在城弘小区试点“旅馆式”管理,将旅馆的管理模式复制到居住出租房屋管理中,把一个小区当作一个大的旅馆,每个出租房屋当作“旅馆房间”,在管辖范围内搭建网格化的“连锁酒店”,并在小区设立“旅馆总台”,房东就是“服务员”,再由村级层面建立的房东协会对每间出租房的安全进行监督和把关。今年出租房一度出现“一房难求”的盛况。

2017年,“三治融合”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三治融合“桐乡经验”开始走向全国。2018年1月,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提出“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精髓,也是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发展方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