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一直在线的人生引路人!追记杭师大80后辅导员崔凯

一直在线的人生引路人!追记杭师大80后辅导员崔凯

2018-12-04 07:35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记者 马悦 通讯员 陈鑫 韩豫

崔凯

直到今天,还有人不断地给“cui”这个微信号发消息:

“明明半个月前还在听你的就业指导课,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们一起泡实验室,一起测试仪器,我翻尽了手机相机,居然连一张合影都找不到。” 

……

然而,这些消息已经等不到主人的回复:11月22日,这位学生“有求必应”的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辅导员崔凯,在过完自己32周岁生日后,永远下线了……

两年半前,崔凯第一次进行肺癌治疗;去世前的两个月,又一次发现病灶。但他依然带病坚持,带研究生去塘栖素质拓展,为毕业生就业作辅导报告……他就像陀螺一样,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不知疲惫地旋转着。

一如往常的最后一课

11月10日晚,崔凯如约出现在杭师大医学院的教室里,为明年即将毕业的研究生作就业指导报告。

“大家已经开始慢慢找工作了,这堂课上,崔老师和大家分享学长学姐的就业实例,叮咛大家签三方协议的流程和注意事项,还特别提到了毕业生落户的事情。”学生们回忆着说,那节半小时的课一如往常,没有人察觉到眼前的崔老师,癌症又复发了。

然而,隔天,剧烈的疼痛令他无法进食,无法入睡。扶着墙、弓着身、捂着肚子……疼痛难捱,汗如雨下,“实在撑不住了,他才同意我们喊了120。”崔凯妻子于明英说。检查结果比预料的更糟糕:肺癌肝转移。 

2016年4月,崔凯被意外查出肺癌。随后的那些天,几乎一天一个坏消息:已到晚期、不能做手术……只能先通过化疗稳定病情。 

经历了6次大化疗、肺癌手术以及30余次放疗,2017年3月,崔凯又回到了熟悉的校园中。虽然学院领导只让崔凯负责研究生的日常管理与服务工作,可他并没有因此让自己轻松起来。

噩运不期而至。两个月前,已抗癌2年的崔凯又一次发现了病灶。可当时,老生要评奖学金、新生要选导师……面对忙碌的9月,他选择边放疗边工作。 

虚弱的身体,扛不住事事都要亲力亲为的操劳。 

就这样放下学生吗?崔凯做不到。

即便学校为他专门配了1名专业老师作兼职辅导员,他仍时刻捧着手机来解答学生的各种问题。身体稍有些好转,他便从城西的家赶往下沙校区。

碰上学校、学院的劝阻,崔凯总是用轻描淡写的“没事”“我可以”“放心吧”搪塞过去。医学院的研究生地处下沙、仓前校区,以及杭师大附属医院,他偶尔会在三地奔波,有时一开就是30公里的路。

病床与课堂,代表着两种人生选择。然而,面对每况愈下的身体,崔凯却选择了后者。

在与生命赛跑的那段时间里,即便是不用上班的周末,也被崔凯安排得满满的。11月3日,星期六,从上海看望学生回来的他,累得筋疲力尽,可心里仍想着第二天要带全体研究生到塘栖进行素质拓展。

家人轮番苦劝:“你就不能不去吗?”而崔凯就是不肯。“他说,忍忍吧。”回忆起那一幕,姐姐崔娜一直念叨着:“他就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离世的前一周里,崔凯虚弱得只能靠点头式呼吸维持。面对不知情的学生,他即便是弓着身、捂着肚子,也“有求必应”。很多次,都是家人帮忙拿着手机,力不从心的他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和学生说了好一会儿。

当再有学生打来电话请教问题时,得知的却是崔老师已昏迷的消息。这才知道,那一声声亲切的“喂”的背后,需要崔凯一次又一次费力的提气。 

一直在线的引路兄长

意志力不坚强的癌症晚期病人,随时会被击垮。然而,在旁人眼中,崔凯的乐观有着强大的精神支柱——学生。

2012年,杭师大运动医学研究生毕业的崔凯,考虑留校工作。导师徐玉明曾想把他留在实验室里做科研,没想到,崔凯“一不小心”就先考中了辅导员。

“我告诉他,作为一名具有相关专业背景的辅导员,要发挥科研的优势,把自己的所长融入学生工作中。”徐玉明说。

刚进大学的孩子,总觉得科研工作是高高在上的。能不能让年轻人在生活中触摸科研?他向学院领导提议成立“学生科技文化中心”。他被不少学生选为科研项目的第二指导老师,为了对得起这个称号,他与学生们一起到课堂听课,向专业老师求教。

“崔老师只比我们大7岁,就像是我们的亲哥哥,处处为我们考虑。”学生王汉斌说。就连发布竞赛通知,崔凯都能有方法把那枯燥的文字变得有趣起来,“很多同学在全国竞赛中拿奖、在核心期刊上发了论文,这都有崔老师的功劳。” 

2014年底,他被学生们评为“我最喜爱的老师”,2016年,被评为“省高校优秀辅导员”。医学院党委副书记冯涯说:“在以往,这个荣誉几乎都是专业课老师的,可见学生们有多喜欢崔凯。”

在学生眼里,崔凯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端和终端。

饭卡丢了,找崔老师;要搬寝室了,找崔老师;和室友闹矛盾了,找崔老师;失恋了、和父母闹矛盾了,还是找崔老师……家中床边的记事本里,还写着许多未完事项:帮新生申报助学金、提醒毕业学生带一寸照和成绩单…… 

辅导员的工作事无巨细,常常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两眼一闭提高警惕”,他们是学生的生活保姆、心理医生,需要强大的内心和无限的包容。有好几次,有学生半夜打来电话,崔凯穿上衣服就往学校赶。

久而久之,学生们对这位随时在线、心思缜密的大哥哥有了“路径依赖”;崔凯也用爱的底色,与弟弟妹妹们玩在一起,学在一起,心在一起。 

查出癌症那一年,崔凯还没满30周岁。那年的初夏,他带的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本科生,到了毕业前奔赴实习点的紧要关头。

医学生压力很大,成长路上需要更多关怀,崔凯不愿“不告而别”。在化疗间隙,他偷偷溜回学校。“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师在学生面前哭了。”学生厉小菠红着眼眶回忆。走到舞台中央,还没开口,崔凯就已泣不成声,“我们和崔老师约定,毕业照上一定不能少了他。”

“是你们让我更有责任感,是你们让我充满力量。”崔凯在笔记中写下这句话,还特地打印了一句话,贴在了电脑显示屏前——“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看到希望”。 

一生追随的青春榜样

11月24日,崔凯的告别会上,学生们从天南海北赶来,不大的告别厅里,挤满了500多人,久久不愿离去。 

6年短暂的教学生涯,崔凯留下了人生最美的一课。“遇上您这样的辅导员,是我们的幸运。”“崔老师会是我一生追随的榜样。”“您于我,如兄如父,大学五年,承蒙照顾,我会带着你给我的力量,继续前行。”…… 

惊闻噩耗的家长也托其他老师送来了花圈。“难怪他最后一次和我发微信说,以后可能帮不上忙了,要我和另一位老师沟通。还特地说,我家小孩其实很听话,只不过晚熟了一些……我竟没有丝毫察觉。” 

同事们止不住悲伤的情绪,泪崩如决堤。“他是把中药称为‘咖啡’的乐天派”“他是哪怕在治疗都要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好伙伴”“他是那个说着‘要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的文艺青年”…… 

其实,以崔凯的特殊情况,本有机会可以转到相对轻松的行政岗,然而他却一直把“在这个团队挺好的”挂在嘴边。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作,他自己摸索育人方法。当发现许多学生家长都是从事医学相关的工作时,他萌生“让家长走上讲台”想法,学生们在“家长讲堂”中收获了许多人生道理。 

5岁的女儿写了一封信给爸爸。“爸爸,我好想你……”在病情突发的前一天,崔凯硬撑着带女儿去了动物园,对于家人,他始终愧疚、自责。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崔凯把精神力气都用在了学生上,回到家往往是对妻子、女儿沉默寡言。可一旦学生们打来电话,他又整个人兴奋起来。 

回忆起那段时日,于明英忍不住要“埋怨”。她曾委屈地对着崔凯说:“我很吃醋,你对家人很不守时,但你对学生永远像急诊医生。” 

“悲是秋的主旋律!”点开崔凯的朋友圈,最后一条状态停留在11月16日。他不止一次提到“特别想过年”。在他心中,过年是家庭团聚的温暖,是师生们聚餐的热闹,是抗癌又一年的胜利…… 

教育,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动人以行不以言。

崔凯乐观、坚强、敬业、爱岗,一如所有的高校辅导员。他们没有讲台,但他们的课堂无处不在,他们深信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才能打动心灵的深处。

在崔凯前后入院治疗的时间里,他曾经的学生、浙大一院放疗科医生俞萧开,一度感慨自己学而无用,挽救不了老师的生命,“崔老师会激励着我,让我在医者仁心的道路上,更加精益求精。”

这是一种深远的师承——亲其师,信其道。作为与学生最亲近的人,言传之外的身教,原来,崔凯是用整个生命在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