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改革开放看嘉兴丨闻秀泉:“变”出来的幸福

2018-11-28 06:18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雨红 县委报道组 范冰洁

40年,弹指一挥间。

改革开放,给嘉兴大地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也留下了日久弥新的故事。

站上新的起点,我们选择了十个人、十件事、十本账、十座地标。

回望这些人、这些事、这些地标,曾在嘉兴大地上留下怎样坚实的印记。

人是万物的尺度。在我们的报道里,这些人既杰出又平凡,这些事既宏伟又细微,这些岁月既绚烂又日常。

其实,每个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同行者、见证者、受益者。愿我们的笔尖和镜头,能带给你回望的温暖和前行的力量。

近日起,浙江新闻客户端嘉兴频道推出《波澜壮阔40年 改革开放看嘉兴》栏目,敬请垂注。

【人物名片】闻秀泉,今年70岁,海盐县百步镇得胜村村民。2009年,得胜村整村搬迁,369户农户全部搬进集镇旁的小洋房内,这个村成为海盐首个整村搬迁集聚的村。如今,土地流转后,闻秀泉在邻村一个农贸市场做管理员,生活比以前轻松许多。

初冬的海盐乡村,稻香阵阵。

暮色四合,百步镇得胜村的灯光球场上准时响起音乐,70岁的闻秀泉惬意散步,老伴则在一旁踩着节奏跳起欢快的舞步。如果是6年前,此时的夫妻俩正收拾农具准备回家。“自从搬进得胜花苑,我也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闻秀泉说。

闻秀泉的家就在灯光球场不远处的三层小洋房里,屋内宽敞明亮,空调、液晶电视、沙发等家具一应俱全。“原来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上世纪90年代造的两层楼里,村里都是窄小的砂石路,车子根本开不进去。”坐在自家小院的石凳上,老人家回忆道。

“做梦都想过城里人一样的生活。”跟许多农民一样,闻秀泉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进城生活。

农民到市民的身份之变

幸福终于来敲门。

围绕“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城市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辐射”的目标,近年来,海盐出台多项宅基地收储、置换政策,持续推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不仅盘活了农村土地资源,更有效促进了人口集聚,为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奠定了基础。

闻秀泉“洗脚上岸”了。2012年,按照政策,他拿着村里补助的24万元再加上40余万元积蓄,在集镇旁盖起了一栋300多平米的楼房。“儿子一家住三楼,我们老两口住二楼。”闻秀泉说,家里一下子敞亮了。

与闻秀泉一样的农民,还有368户。得胜村成了海盐首个整村搬迁集聚的行政村,实际城镇化率达100%。昔日低矮楼房随意散落、每逢雨天道路泥泞的得胜村不见了,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片4000多亩整治后的田地,充满生机。

不止是得胜村。十几年间,海盐许多农民像得胜村民一样实现了就地城镇化。花园洋房鳞次栉比,公共服务设施一应俱全……通过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海盐把3953个自然村规划为9个新市镇,引导农户逐步向城镇、社区集聚。目前,全县已有1.9万户农民搬进城乡一体新社区,共享品质生活。

2015年,海盐成为浙江省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改革唯一试点县。三年来,全县投入32亿元,完成了教育、养老等35项重点建设项目,城乡、区域和群体之间基本公共服务差别明显缩减,均等化水平显著提升。


得胜村文化礼堂

务农到上班的模式之变

许多农民变为上班族。

在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海盐始终将着眼点放在“人”上,只有消除农民后顾之忧,才能安心进城。

海盐以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为突破口,把农民从土地里“解放”出来,截至目前,全县二轮承包土地确权率、村集体股份制改革完成率达100%,农房确权率超80%,农民的生产、生活要素归属清晰、责权明确。

产权明晰了,农民“洗脚上岸”后才能放心进城。

如今,闲下来的闻秀泉一周有一半时间都会骑着电瓶车来到距家5公里外的农贸市场帮忙维持秩序。“以前在田里干的都是重活累活,现在在农贸市场上班,每个月工资将近2000元,轻松多了。”

没进城前,闻秀泉承包了10亩田地种植水稻,扣除成本一年赚不到2000元,如今土地流转后,每年光收土地租金就能赚将近8000元。

从土地中“解放”出来后,农民该往何处去?“整村搬迁的时候,很多老人对土地依赖性很强,不愿意离开。”得胜村村支部书记钟雪根告诉记者,在村干部和相关部门帮助下,得胜村成立了嘉兴市首家专业劳务合作社,介绍村民进厂务工,村民口袋里鼓起来了。在这里,村民不是被征地农民,而是有地“市民”。

农民进城,就业是关键。海盐规划形成了“1+3+X”特色产业平台矩阵,引导产业向县城和镇(街道)集中,进而大量吸收农村劳动力。“1”指县开发区;“3”指拥有特色产业的武原街道、秦山街道、百步镇;“X”则是沈荡镇新能源新材料、通元镇电缆产业、于城镇纺织服装产业等各种园区平台。依靠发达的二产,农民不用离土离乡,在家门口就能就业创业。

劳碌到悠闲的生活之变

蔡菊芳正在自家一间房间内“工作”

距离闻秀泉家不远处,70岁的蔡菊芳正在自家底楼一间小屋内忙着给商标穿线。“村里印刷产业发达,通过合作社我也找到了一份零工,空余时间在家就能做,一年可以赚5000元左右。”蔡菊芳的话语间,透着满满的幸福感。

或许蔡菊芳从没想过晚年生活会如此丰富、便捷。每天清晨,她拎着袋子出门,步行五分钟便来到农贸市场,小区周边分布着小学、幼儿园、超市、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

晚饭后,村里的文化礼堂里很热闹。文艺演出、电影放映、瑜伽表演……“以前村里的老人一旦干不动农活,就没什么事可做,现在活动多,我每天的时间都排得满满得。“说起现在的生活,她爽朗地笑了。

海盐正展现着一幅城乡融合的新图景:城乡总体就业率超95%;养老参保覆盖率超98%;城乡居民住院报销比例差别低于10%;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全部达到省级标准化要求,新居民子女在公办学校就学率超96%;全县9个镇(街道)综合文化站均达省一级以上标准,省级体育小康村创建率达100%……

值得一提的是,海盐还制定全国首个《就地城镇化评价指标体系》,城乡之间享受同一个标准、同一套评价体系。

【记者手记】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作为一名出生在城里的90后,对于农民辛勤劳动的最早印象,始于儿时背诵的这首古诗。

长大后,虽仍无法体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和累,却见证了农民变市民的“华丽转身”。

行走在海盐的乡村,泥土清香依旧,但农民一词的内涵却早已今非昔比:他们与土地的联系不像以往那么密切,全县67%的承包地完成流转,由农业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经营;他们的收入来源多样,靠土地流转租金、集体资产分红以及工资等途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2177元,增幅连续10年高于城镇,城乡收入比为1.69:1,遥遥领先全国平均水平……

更令人欣喜的是,虽然住在农村,却能享受与城市同等的公共服务,教育、医疗、社会保障样样俱全,土地流转后,几乎家家有人在附近企业上班,仍在务农的,更像是“在地里工作”,到点下班、按月计酬。

原来,农民也可以很潇洒。记者在采访中深有体会,在海盐当一个农民是幸福的。产权制度有保障、农民创业有补助、土地流转有租金……甚至还有劳务合作社,帮助农民解决就业问题。

秋收时节,本是农民最忙碌的季节。但从闻秀泉的惬意脸上,记者却分明读出了现代农民所散发出的“市民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