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7℃-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立下“海誓山盟” 秀洲与龙泉两地18年携手发展:念好山海经 奏响协作曲 

2020-05-26 07:2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妙丽 郑亚丽 郑欣慰 陈培华 龙泉融媒体中心 周旭华 钟伟林 徐伊瑶 编辑 刘伟 设计 劳思雯 吴雄伟

开栏的话:记录我省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历程,讲述接续奋斗的浙江精神、中国故事,浙江日报5月18日起推出“接力——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型融媒体报道”。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指出,要凝心聚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浙江日报策划的“接力——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型融媒体报道”自5月9日启动以来,10支采访队伍奔赴省内外,采访小康路上干部群众接续奋斗的感人故事。

今天,浙江新闻客户端推出系列报道的第五篇,讲述嘉兴秀洲区和丽水龙泉市18年山海协作、相交相融携手发展的故事。 

2003年7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首次系统提出“八八战略”,明确提出“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山海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努力使海洋经济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成为我省经济新的增长点”。

在习近平的指挥和推动下,“山海协作”“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百亿帮扶致富工程”等工作同步推进,浙江开启“发达地区加快发展、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的宏大工程。

山海协作援建项目——龙泉市竹垟水上梯田。

满坡的格桑花在风中摇曳,5月的龙泉市乡土树种示范园生机勃勃。5月13日清晨,参与秀洲-龙泉18年山海协作接力的“战友”们重聚于此,共同种下一排龙泉市树——红豆树。他们手拉着手,喊出:“接力小康路,奋斗新时代!”

2002年,浙江正式实施山海协作工程,嘉兴秀洲区与丽水龙泉市成为第一批结对县(市、区)。秀洲与龙泉相交相融的故事,就此开始写进同一片天地。

驱车从龙泉城区向西,经丽龙高速转龙浦高速,下高速后进山区,绕过几道弯,不到40分钟,龙泉最西南、与福建接壤的宝溪乡龚岭村就到了。

一下车,来自秀洲区的陈兴荣满脸惊喜。2002年他任秀洲区合作交流办副主任,分管山海协作。当时他去过龙泉海拔最高的村,也去过最偏远的村,山区百姓出行难让他至今难忘。就在5年前,他从龙泉出发到龚岭村花了1.5小时,高高低低绕来绕去的山路让他晕了车。

此次重返龙泉,陈兴荣又去龚岭村看看,村里通向乡里的宝莲路正是因秀洲区的援建资金得以改造提升。

竹垟水上梯田改造前旧貌。

宝莲路口,记忆中那棵珍贵的红豆杉依然在。不远处的千年古樟也被保护起来,建成了一个小公园。青山环翠,静谧的山村让人心生愉悦。

村支书龚佐传告诉记者,去年村里摘了“薄弱帽”,不少外出务工的村民回乡开起了民宿。“说起宝莲路,当年修建的时候我也去做过工呢。”龚佐传说,从小到大,家门口的这条泥巴路别提多难走,秀洲区的援建帮助他们打开了走出去的通道。

“就看今天来的这一路吧,高速通了,公路等级高了,最后一公里也打通了,基础设施的提升对发展多重要!”陈兴荣感叹。

2003年1月,习近平同志在丽水市调研时要求实施好山海协作工程。这让陈兴荣备受鼓舞,也压力骤增。

“我们第一次去龙泉恨不得掏出家底。”陈兴荣回忆,除了准备好资金“红包”,秀洲还带去了一些有投资意向的企业。“但是项目很难推进,当时环境条件确实还不成熟。”陈兴荣坦言,最主要的障碍是交通不方便,最大的困难是找不到结合点。

之后每次去龙泉,陈兴荣一看道路、二看学校。他意识到,在基础设施和教育扶贫方面为龙泉做点实事,比单纯给钱意义更大。

从2002年到2015年,在秀洲区的帮扶下,龙泉市实施了低收入群众“劳动力技能培训工程”、中小学寄宿生生活改善工程、爱心助学工程以及包括龚岭村道路在内的10多个农村基础设施项目。

这次回龙泉,陈兴荣听到一个好消息,衢宁铁路铺轨刚刚全线贯通,这意味着龙泉马上也通铁路了!经过这些年连续不断的努力,当年的山区小县如今已积蓄了巨大的发展能量。

在秀洲国家高新区核心区块,竣工不久的秀洲-龙泉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看着眼前现代大气的4幢厂房,区档案局局长潘惠清情不自禁打电话给龙泉市经合中心副主任瞿茂荣:“咱们的‘飞地’产业园建好了,很漂亮!”

对于潘惠清,这可绝不是一幢普通的建筑。2014年,潘惠清还是秀洲区发改局党组成员,促进两地合作交流的接力棒到了她手中,工作亟需找到突破口。2018年5月,浙江吹响打造山海协作工程升级版的号角,而眼前这个“飞地”园,正是龙泉“走出去”的标志性工程。

秀洲-龙泉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

事非经过不知难。为了这块“飞地”,潘惠清的心不知起落过多少回。2018年3月,平湖市将山海协作对象青田县的建设用地指标“飞地”到平湖,在国家级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建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这种全省首创的新模式让潘惠清和同事们眼睛一亮。而龙泉也很快捕捉到这个新动向。“秀洲可以带项目到龙泉建产业园,龙泉也可以带着土地指标到秀洲建产业园。”潘惠清回忆,当时大家反复论证,龙泉相对偏远、产业链不完善、打造产业园成本更高,对客商的吸引力远不如秀洲。“项目很重要,平台更重要!龙泉和我们协商,希望把‘飞地’落在秀洲。”

然而,最大的难题就是土地。秀洲区土地资源紧张,要拿出一块地谈何容易!跨越式发展就需要打破常规创新机制。大家一筹莫展之际,秀洲区领导拍板:秀洲要拿出好地来建这个产业园!区域条件要好、产业起点要高!

拿地的过程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高新区的这块地已有3家意向企业在排队等了。”潘惠清说,但在全省区域协调发展大局面前,高新区排除异议,最终把龙泉“飞地”项目放在优先位置。

今年4月底,占地75亩、投资近2亿元的“飞地”产业园通过竣工验收,多个高端装备制造外资项目正在洽谈入驻。龙泉市采用“壮村”资金入股,项目建成后,预计前5年投资收益近500万元,98个村受益。

完成“飞地”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后,潘惠清调到秀洲区档案局。“虽然项目协议上没有发改局的章,但文件是从发改局办公室打印出去的,我站好自己这一岗,并把接力棒传到下一任手里,这就够了。”潘惠清说。

2018年,作为秀洲派驻龙泉的第一批挂职干部,秀洲区统计局副局长王凯正式到龙泉市经济合作交流中心挂职。从第一天开始,王凯就告诉自己,不要把自己当外人,要融进龙泉。两年多来,他跑遍了龙泉的19个乡镇,熟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身在其中,才能更清楚地看到龙泉有什么、缺什么,我们秀洲能提供什么,两地能合作什么。”

2014年至2018年,秀洲区发改局干部的山海协作工作笔记。

此时,进入升级版的全省山海协作,内涵和方式都已大大扩展:在县县结对、部门结对的基础上,拓展了村镇、村企等结对;在深化特色产业、社会事业、群众增收等领域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推进了科技创新、农旅融合、乡村振兴等领域的合作。2018年起,秀洲和龙泉两地政府连续两年签订协议,在经济、文化、教育、卫生等各个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山”与“海”的拥抱越发热烈。

在这样的大潮中,王凯把主要精力放在捕捉任何一个可以促进双方合作的信息上。

初到龙泉,王凯发现,这里的高山蔬菜味道不错。“我立马就联系了龙泉供销社和秀洲供销社,看能否先在秀洲区机关食堂推广。”没想到,龙泉的茄子、豆角、小黄牛肉,一下子就引爆了食堂。从机关食堂到超市再到嘉兴展销中心,龙泉高山农产品在秀洲的销售网络很快搭建起来。

有一次,王凯听说嘉兴有一批木业企业计划外迁,考虑到龙泉丰富的竹木资源,王凯觉得这事可以“操办”一下,当即就带着龙泉招商局和林业局的分管领导跑到嘉兴的企业拜访。坐下来一聊发现没那么简单。“木业企业需要大口径木头,龙泉却是杂木居多。再者,这类企业对土地的要求高,用地需要两三百亩,龙泉承接起来显然有些吃力。”

在王凯看来,促进协作最关键的是找到各自的比较优势以及双方的共赢点,这需要不断探索。

为了见证和传承小康路上的奋斗精神,浙江日报与浙江省林业局、采访对象共同开展种植小康林活动。图为秀洲与龙泉山海协作见证人和浙江日报记者在龙泉小康林前合影。

挂职干部的使命就是桥梁,要把两地资源嫁接好。同批挂职干部吴波,原是秀洲区新塍镇党委副书记。他发现龙泉有种植箬叶的传统,而秀洲是全国最大的粽子生产基地。在他的积极推动下,去年3月,两地合作在龙泉启动550亩箬叶生产基地建设。预计投产后,龙泉有11个集体经济薄弱村的年收入至少增加5万元,带动200户低收入农户脱贫致富。

山海协作,重在发挥山的特色,借力海的优势。而绿色,无疑是龙泉最亮眼的底色。面对生态经济新趋势,龙泉也正积极运用山海协作平台“盘活”自己的剑瓷文化等。

引进来,走出去,山海相连,越融越紧。人们期待,当各种要素真正在山海之间实现双向流动,区域一体化发展的瑰丽图景早日变成现实。

当事人说丨接力奋斗 砥砺前行 

专家点评丨既要海誓山盟又要登高望远

记者感言︱掏出口袋里最好的东西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