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网约车怪圈如何破?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网约车怪圈如何破?

2017-11-15 19:46  |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逯海涛
作为新经济的代表,我们应该看到网约车对于缓解出行不便之类的“城市病”有正面效果,它确实补充了城市交通供给的不足,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方便。

杭州网约车新政实施一年,记者调查却发现车难打单难接,“特别是早晚高峰,很多时候,等上十多分钟也没人接单,即使加钱也没用。”这样的情形相信不少人都遇到过。

对比眼下,很多人都很怀念网约车刚火起来的那段“好日子”。那个时候不仅车好打,还经常可以领到各种赠券,常常只需花几块钱甚至不用付钱就能享受到出行的便利,对网约车司机们来说那是一去不复返的“黄金时代”,当时有的司机一个月下来光补贴就能领到上万元。然而野蛮生长过后也乱象频出,这直接导致了监管部门出手整顿,网约车新政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现在的网约车打车难接单难,一部分原因是各大平台停止烧钱,开网约车收入减少导致网约车减少,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和新政的出台有关。

就拿杭州来说,作为全国网约车新政试点城市,去年11月1日杭州正式出台实行具体实施细则,说白了就是大大提高了网约车的准入门槛。原则上,一个人要想在杭州开网约车,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他所挂靠的平台必须通过经营许可申请;二是他驾驶的车辆必须通过专业检测,技术指标符合国家和杭州网约车相关政策规定,比如燃油车轴距必须达到2.7米或计税总价在12万以上,新能源汽车轴距必须达到2.6米或续航能力达到250公里。同时还必须变更车辆性质;三是本人必须取得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证。

在新政出台以前的高峰时期,杭州约有注册网约车30万辆,而现在只有7000多辆车取得网约车运输证,取得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的驾驶员有1万多人。门槛高了,符合条件的网约车和司机数量大大减少,怎能不出现打车难?网约车打车难也不是只有在杭州出现,北京、上海等不少大城市都有类似的问题,原因也差不多,地方政府对网约车轴距、排量、车辆准入年限及网约车驾驶员必须有当地户籍的规定。有媒体也爆出一些地方网约车司机考试中的“奇葩”考题,比如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蝙蝠是哪个国家的吉祥物?被参加考试的网约车司机吐槽“想开网约车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深圳首场网约车司机考试通过率只有7%。这些“新规”直接或者间接导致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出行效率大幅降低等问题。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网约车遭遇这样的怪圈该如何破?

作为新经济的代表,我们应该看到网约车对于缓解出行不便之类的“城市病”有正面效果,它确实补充了城市交通供给的不足,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方便。往大里说,这也属于缓解城市出行矛盾的供给侧改革范畴,所以还是应该大力发展。针对乱象当然要管,但是如何管?管理的度在哪里?确实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新业态、新经济,拥有这些光环的网约车本质还是市场属性,如果市场之手自己可以调节,那就交给市场,“政府之手”不宜攥得太死。“政府之手”需要做的,除了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相关配套的措施和政策,更应侧重于发挥社会信用体系的制衡监管作用,制定对严重违法失信网约车经营者和驾驶员的实施联合惩戒的备忘录,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和市场退出机制,不断提升行业服务质量和水平,让乘客在改革中拥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而网约车平台也不能光看到“风口”就蜂拥而上,赚到一票就拍屁股走人,应该不断通过管理和技术升级、大数据计算,合理地匹配供需,提升服务质量,为用户提供品质高、价格优的出行服务,并帮助推动地方改革创新,成为增强新经济新动能的发展动力。

也许正是考虑到以上因素,杭州网约车新政修订版在上个月底进行了网上听证。和试行稿相比,修订版最大的看点应该是“放宽”:驾驶员的准入条件放宽、对网约车的运营要求适当放宽,这种调整说明地方政府注意到了新政出台后的网约车打车难现象,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对之前“新政”的反思。网约车、共享单车……随着新经济、新业态的不断涌现,政府部门不能被动应对,而是要及时关注、积极沟通、适度管理,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为它们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健康的环境。

最新评论 (4)
  • yp0101140118 0  |  回复

    #时政进校园#任何新事物的诞生,都是缓慢前行的 有阻力也有推力

  • 元培学院0505150125 0  |  回复

    #时政进校园# 需要有效的管理,要有制度,并且规范化

  • 老岩头 0  |  回复

    这叫作死管管死,只要百姓方便欢迎制度就得延续。

  • yp0703160108 0  |  回复

    #时政进校园#任何新事物的诞生,源于市场,可是没有计划的手,市场会乱,所以要计划市场两手抓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加载更多评论...
  1. 1

    辣评丨桃江四人被免职 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2. 2

    观察丨柳传志为何要“为湖畔大学正名”?

  3. 3

    不忘初心:红船精神的时代内涵

  4. 4

    时评丨让好骑的共享单车走更远

  5. 5

    锐评丨又有高校泄露个人隐私 亡羊补牢犹未晚

  6. 6

    热评丨相约乌镇峰会 共治世界网事

  7. 7

    热议丨“换头术”面临伦理拷问,应慎之又慎

  8. 8

    时评丨预付费模式别成圈钱套路

  9. 9

    辣评丨倒灶的预付费,该管管了

  10. 10

    辣评丨多余的“学历证明”就是折腾人

  1. 1

    学习有理丨初心 使命 奋斗

  2. 2

    观察丨柳传志为何要“为湖畔大学正名”?

  3. 3

    辣评丨桃江四人被免职 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4. 4

    热议丨重奖员工一百辆车 除了“壕”我们还应看到什么?

  5. 5

    热点辨析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世界贡献

  6. 6

    时评丨专家“换头”为何遭遇大众“换脑”

  7. 7

    一个“学”字见真功 ——学懂弄通做实系列谈①

  8. 8

    不忘初心:红船精神的时代内涵

  9. 9

    时评丨“小纽约”人去楼空 报班培训岂能当“冤大头”

  10. 10

    深评丨孩子赢了,中国教育理当自信

  1. 1

    江歌案:良善与宽容,审判之后最好也别放弃

  2. 2

    学习有理丨初心 使命 奋斗

  3. 3

    辣评丨沪昆高铁施工偷工减料,铁总处理不能替代法律

  4. 4

    观察丨柳传志为何要“为湖畔大学正名”?

  5. 5

    辣评丨桃江四人被免职 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6. 6

    热议丨重奖员工一百辆车 除了“壕”我们还应看到什么?

  7. 7

    热点辨析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世界贡献

  8. 8

    一言不合踢出群,莫让老师和家长关系变味

  9. 9

    深评丨双11促销,谁偷换了“定金”和“订金”的概念

  10. 10

    时评丨专家“换头”为何遭遇大众“换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