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余杭区 > 上纤埠的一水繁华

上纤埠的一水繁华

2017-11-14 15:38  |   余杭新闻网

古镇上纤埠旧称纤石,是东苕溪通向运河的北部要津,古代宁杭间道上一处重要的水陆交通要道。历史上就以运河为界,小小的上纤埠分属钱塘县和仁和县,即西面属现在的良渚纤石村,东面则属仁和东风村。现在的纤石村由上纤埠村、花园桥村和沈家门村三个自然村组成,这里我们要说的是曾被誉为“小上海”的上纤埠村。

上纤埠村的声名鹊起缘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地处水路要道,北通武康、德清,东通塘栖、湖州,南通瓶窑、良渚,直至杭州。抗战爆发后,杭州、余杭、瓶窑、塘栖等四周城镇全部沦陷,许多商家就逃难来此。一时间人口剧增,商业也迅速繁荣,成为一个热闹的小型商埠。

说起上纤埠的水路,最重要的就是贯通南北的运河支流西塘河,当时苕溪水都是通过上纤埠闸汇入西塘河,而上纤埠就成了两条河流的汇合地,在此一路奔腾流入大运河。所以西塘河两岸形成了上纤埠商业街,一时商贾云集,这里也成了商品物流的集合中转地。上纤埠原住民就变成了“东家”,做起物流生意,请人拉货、运货。从上纤埠到杭州、上海、江苏方向的货船,很多都用上了纤夫,“嗨哟嗨哟”一路往前,也成了当时航运交通的特殊风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旬出生的村干部黄伟芳在上纤埠土生土长,她小时经常看到一船船装着大白菜、冬瓜等农产品的货船通过苕溪运到外面去,而塘栖、五杭等地装了当地农作物的货船则从外面一船船进来,毛茧、毛猪都是在这里集中后运往四面八方。

旧时西塘河两岸的上纤埠街商铺林立,据82岁村民杜祖镰回忆,商铺都是江南风格的木头结构的廊檐房子,木排门,河边上有美人靠,光是茶店就有13家,药店有2家。在西塘河上有一座大会场桥,连接起东西两岸,桥墩上有家菜馆,那里相当于是“高端会所”,一般人进不去,只有谈大生意的老板才能进去,可以说是掌控上纤埠商业风云之地。杜大伯说他唯一进去的一次,是跟随爷爷去的。

民国时期上纤埠有汪、周、乐几大家族控制着全镇半数商贸,拥有一批较为知名的商号。有汪氏的“汪长兴”、周氏的“春和里”、杜氏的“杜长泰”,经营着绸布庄、茶馆、布店。其他还有长春堂、乐大森、永乐堂药店;久康、德康、王元康布庄;金大昌酿造厂;徐锦顺染坊;梧灵、新叶茶馆;红樱馆、叙源堂菜馆等。

杜祖镰的爷爷就是经营“杜长泰”的掌柜。铺子有两间,外面有靠街楼,里面的天井全部用玻璃包成,相当于现在的阳光房,这里也成了杜祖镰爷爷谈生意的地方,地上铺的都是进口“洋灰”——水泥地。杜大伯说,他们家当时还不算大家族,但享受的“硬件设施”已经很先进了,更不用说那些大户人家。

王甫英大妈今年已90高龄,她是大家族的周家媳妇,公公当家时手里经营着南货店、糕饼店、米店、茶店等多种店铺,周家原先有一幢四合院,“墙体都是用糯米饭和青砖砌成的。”周大妈说,四合院虽然大,但是设计合理,通过一个个天井连接路路通。可惜的是1937年时被日本人一把火烧掉,现在只剩下一堵高墙,断垣残瓦之间,变为废墟。

上纤埠街每天还开设商业夜市,街道用汽油灯照得透亮,一直延续到晚上10点左右,成了当地一大特色。每年三月初一庙会期间更是热闹。“解放前村里东南西北各有一个栅门,一到晚上就关闭,也就只有上纤埠本地这些‘街上人’可以在这里说书唱戏、喝茶听书了。”杜大伯说,村里配备有安保力量,24小时巡逻,防盗防抢,还不时有敲杠的报时,提醒“门窗关好,火烛小心”。

在当时,上纤埠街上的居民被称为“街上人”,令得周边村民好生羡慕。“现在这批村民还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他们很注重生活质量和自身仪表。”黄伟芳指着王甫英大妈说,“你看,大妈虽然90岁了,还是清清爽爽。”

上纤埠自古人灵地杰,“可以说,解放初期的供销社良渚街上排第一,我们上纤埠排第二。”杜大伯笑称,塘栖、瓶窑、三墩、德清等地的姑娘都喜欢嫁到我们这里,我们这里嫁到塘栖、杭州的也很多。现在村里原住民大部分都在外经商,也出了不少名望之人。近代汪馥泉是浙江“五四”运动中心人物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任东北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1959年病逝于长春。“汪馥泉故居”在西塘河东面东风村上纤埠8号农家旁,现留存一堵残墙和一小间约4平方米的老房。老房前面就是原先那座连接东西岸大会场桥。现在桥身早已不在,不过四个方形桥墩仍清晰可辨。

沿着老上纤埠街走一走,西塘河一如既往地滚滚而淌,老街面貌却几乎难觅踪迹,只有零星的挡条石、青石板,两个宽大的河埠头以及斑驳的护河栏还诉说着上纤埠当年的一水繁华故事。

(原标题《上纤埠的一水繁华》作者:余杭新闻网 编辑:戚亦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