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日报 > 一湾碧水绕萧然

一湾碧水绕萧然

2017-09-09 06:00  |   本报记者 吴雅茗 邓国芳 张留 施力维 区委报道组 吕耀明

萧绍运河,当地百姓称之为官河,萧山境内段长21.8公里,千百年来哺育着萧山人民。

然而,近30年来,这条萧山的母亲河遭遇了无法承受之“痛”:运河两岸密布着连绵不绝的历史违建,生活污水的排放远远超过了河流可承载的环境容量。

牢牢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萧山区四套班子形成共识:“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不还河于民,群众的获得感就无从谈起。”今年3月,萧山区以消除劣Ⅴ类断面为突破口,向全区288条河道发起综合治污“冲锋”:河道沿线15米内违建应拆尽拆,“三清一配”多管齐下。

至今,萧山区以破竹之势,拆除沿河违建3974处共164.5万平方米;两岸16公里的河岸线打通了,全区清除排放口31450个,彻底消除了污染源。7月中旬,萧山提前6个月完成萧绍运河等5个区控以上劣Ⅴ类断面消劣;7月底,5个断面水质连续数月达到或优于Ⅴ类水,全域水环境持续提升。

民有所呼 我有所应

“红灯笼,乌篷船,一湾碧水绕萧然。”萧山百姓记忆中的江南水乡美景,正在回归。

记者来到萧山衙前镇,在萧绍运河边看到,两岸鳞次栉比的厂房不见了,目之所及是开阔的河岸线。当地村干部沈云海说,清淤配清水后,河里就要添置乌篷船,岸边挂上红灯笼。

从调动一切可利用资源致富的“加法”,到追求可持续发展提升环境品质的“减法”,萧山这半年,跨越了30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萧山在全省率先迈向工业化,踏上了先富之路。仅衙前这个11.8平方公里的工业重镇,就聚集了以纺织为主的650余家企业,涌入近5万外来务工人员,是本地人口的两倍。

人多地少,不少企业和村民见缝插针,把职工食堂、员工宿舍、出租房建到河边。直排的生活污水,让萧绍运河水日渐变色。去年底,萧山摸底调查,全区区控及以上劣Ⅴ类断面有5个,劣Ⅴ类水体300个,是全省剿劣任务最重的地区之一。

“30年前,萧山人首先想到赚钱,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对生态环境的需求成了群众反映最强烈的民生问题之一。”萧山区五水共治办副主任於东明说,近年来,关于水环境的投诉、信访件源源不断,群众对环境公平获得感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

区域竞争中,环境短板也日益凸显。“有客商来谈项目,看到脏兮兮的河道,找了个理由就走了。”一名招商干部说,现在客商也要挑好环境。

“尽快实现萧山人民对水清岸绿的期待,提升群众的获得感,不管涉及多大的企业,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往前推进。”萧山区下定决心:清违建、清淤泥、清排放口和配清水综合推进,提前半年完成5个区控及以上断面消劣任务。为确保有足够空间截污纳管、建绿化带和慢行系统,288条河道沿线15米范围内各类违建应拆尽拆。

今年3月16日,以萧绍运河为突破口,萧山一举拆除沿线违建4300余平方米。截至6月底,萧绍运河两岸共拆除企业违建116处、农户违建149处,其中包括多家全区百强企业,基本实现了“官河沿岸无违建”。

好事办好 方法对头

萧山百强企业开氏集团有4个厂区建在萧绍运河边,而且都在15米范围内。但在清拆中,董事长项兴良不仅主动拆了厂房,损失数千万元,还回家做父母的工作,把搭建在河边的厨房也拆了。 (下转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3974处违建,大多是10年以上的房子,包括228处企业用房、108处厂房,四五层高、数千平方米面积的小楼比比皆是。这样大手笔的清拆,却没有一家企业上访,没有一名群众闹访,诀窍在哪?

“我们最大的力量是做细致的思想工作。”衙前镇党委书记俞沈江告诉记者,清拆既要力度大,更要讲方法。

上门做工作,一户一方案,一企一小组。党员干部和龙头企业带了好头。凤凰村是萧山的明星村,村党委书记胡岳法的儿子和女婿,挨着萧绍运河都有企业用房,胡岳法回去就让两家把沿河生产车间和宿舍都拆了:“我们不带头,谁带头?”

衙前镇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组成13个工作组,分头到各大企业做工作。在开氏集团,工作组成员以情动人:“你们这批民企老总都是本地人,最清楚原先河水有多清。拆出来把环境提升好,对企业留住员工也有好处,你们能否带头担起衙前人的责任?”听了这番话,项兴良当即表态:这是造福子孙的大好事,我都支持!

清拆快速推进,必然给企业带来眼前的困难。对此,萧山干部在清拆中实事求是、有情有义,没有一家企业因清拆停产停工。宏峰纺织厂沿河建有两幢近20年的6层和4层职工宿舍,如果拆后安置不好,必将导致老员工流失。衙前镇发动全体干部,千方百计寻找房源,终于安置好该厂所有员工。

到违建农户家,萧山干部带着“效果图入户”做工作。瓜沥镇群益村村委会主任陈荣华告诉记者,村民们看着效果图上的白洋川滨河生态公园说:“如果以后做成图纸上一样,我们同意拆。”8月18日,陈荣华用手机拍了一张白洋川照片,水清岸绿,与效果图几无二致。

干部细致入微的工作,最终换来了沿河企业、村民的充分理解和主动配合。凤凰村村民卫子仁说了大白话:“河流是我们这代人污染的,该我和儿子来治理,因为受益的还是我的孙子。环境美了,这种获得感是世世代代的。”

从一开始的“心里也不是很有底”,到后来的“越干越有信心”,衙前干部归因于:“思想不通,很难推动;思想一通,全线贯通。”镇里一期清拆面积8万平方米,用了近一个月;二期清拆面积达到25万平方米,只用了一个半月。

干出作风 赢得民心

势,上下拆开就是执行力。萧山干部这样解释他们眼中的“趁势而上”,也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背水一战”。

288条河道的沿河违建,30年的沉疴。萧山区自我加压,定下了提前半年完成5个区控以上断面消劣任务,提前两个月全面完成剿劣目标。因为:“既然干了,就要趁势而上,一干到底。”

综合治污,24小时在线。萧山综合治污有个微信攻坚群,群成员上至萧山区委一把手,下包括治水办、拆违办和各乡镇一把手;各乡镇每天报进度晒实绩,发图片上视频交流创新做法,形成比学赶超的浓厚氛围。卫浴产业发达的瓜沥镇有129条河道,该镇党委副书记吕意说,镇里有一个河长攻坚群,各河长同样每天要发剿劣快讯。

今年6月,萧山制作了沿河1655处劣Ⅴ类和Ⅴ类河道违建销号手册,当月要“对标销号”攻坚。萧山很多部门、乡镇开启了“7+0”工作模式,白天奔赴一线,发现问题;晚上碰头开会,梳理问题,商量推进对策。项兴良无意间发现一个让他很感动的场景:“镇里的书记拖着小行李箱上班,听说住了一个星期办公室,白天黑夜地协调解决问题。党委、政府下这么大的决心提升环境,我们没有理由不配合!”如今,1655个销号任务全部完成。

干部立下治污志,绿水长流扮萧然。“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的生态治理蓝图正从规划变成实景。目前,萧绍运河挖掘原有古纤道文化内涵,按主城区河道整治标准全面贯通两岸16公里的沿河绿道。衙前镇的百姓用萧山土话由衷点赞:“真的做好真的好!”

群众的获得感反过来成为维护河道长效清洁的力量。在瓜沥镇塘头社区,曾经的区控劣Ⅴ类断面船闸河已水面清清。住在河边的居民陶玲芳说:“脏了几十年,没想到还能重回清净。现在可不能再弄脏了!” 在社区干部的发动下,陶玲芳加入了村里的退休工人志愿者队伍,每周和同伴们入户引导居民共同爱护河流。

一天天脱胎换骨的环境,增强了萧山的区域综合竞争力。近期,阿里巴巴、网易、商汤科技等名企争相布局该区;文旅小镇、电影产业小镇、未来智造小镇等一批重点项目也已提前在萧山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