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拱墅区 > 一起遥想68年来的老拱墅

一起遥想68年来的老拱墅

2017-08-15 16:40  |   拱墅发布

不知不觉中,从1949年5月杭州解放后,杭州市人民政府决定改第八区为拱墅区以来,到2017年,拱墅也整整有68年!来看一些老照片,一起回味往昔的老拱墅。

一张老照片,一段老故事!

谈到拱墅文化,运河占了大半。八十年代繁忙的大运河上,各种运送物资的船只穿梭不息,一片繁忙景象,当时船是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杭州人说,“这回bó牢你了!”,很多人想不到是用停泊的泊。你要是守住了码头,几乎就是逮到了那四处不见踪影的人。那时的运河码头,熙熙攘攘。

拱宸桥上,巨大的老石板已经被行人的鞋子磨得光滑,无声述说着岁月的沧桑。

每天凌晨3点多,是卖鱼桥一天最热闹的时候!杭州80多个菜场和各个饭店,都派人来买鱼,三轮车小卡车挤在一起,嘈杂又有活力。

20世纪70年代江涨桥是杭州运河边最古老的鱼市,天蒙蒙亮,住在河边的人们可以听到摇船的桨声和挑担声,那是集市将散。

富义仓还没有被整修过,仍能看出天下粮仓的气势,那时这里被作为民生仓库分库,后来又被部分改为军区家属宿舍和杭州造船厂职工宿舍。

登云桥上来往的行人、车辆不少。

拱宸桥西的虽然还是棚户区,但是都能闻到家家户户飘出的饭菜香,也别有滋味。

八十年代的湖墅南路,还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满街的贩卖声,略显破旧的建筑却让人无比怀念。

那时的运河边的还没有各种游步道,晚饭后的消遣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天。

偶尔去个拱宸老菜馆,是一种幸福的奢侈。

拱宸桥东的大众电影院,刚刚兴起,约上三两好友,去看场电影是时尚青年的追求。

拱宸桥边集市小巷,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人声鼎沸的场景,这里虽然没有现在的超市整洁、安静,却比超市跟多一丝人情味。

小河直街上林立着米店、茧行、布庄、孵坊、酱园等各种店铺,是重要的运河商埠文化发源地。

当年的浙江麻纺织厂,是拱墅地区的第一大厂,也是全国解放后新建的第一个最大的麻纺织企业,多少人的青春在这挥洒。

杭丝联,曾经的“地方国营杭州丝绸印染联合厂”,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兴建的万人大厂,那时候只要有国外元首来杭州,国家领导就会陪同一起来厂参观。

当年张小泉剪刀厂的产品还远销东南亚,欧美等地区。当时的人,家家户户都得有把张小泉,据说全中国平均每二个人就拥有一把“张小泉”剪刀。

杭州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青春时代都在红雷丝织厂里度过,这个有近50年建厂史的大型丝绸生产企业是杭州丝绸工业辉煌历史的重要见证物。

没有网红的年代,那时的美女还是纯天然的,那时用的相机还不叫单反,叫美能达。

当年很时尚很神奇的彩色扩印,如今早已经被数码相机替代了。

那时候的乐趣很简单,小人书摊前永远能找到晚归的小孩子们。

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没有电子设备的年代,街头套砖的游戏才是童年回忆。

那时候玩摸奖(彩票)的乐趣一定不亚于现在的迪士尼乐园吧。

街头书信摊代写书信,是寄托思念的方式。

石惠/摄

那时的人们挤公交,也是一门技术活。

没有所谓的综合体,要买东西都得去食杂铺。

一份报纸是了解国家大事的唯一途径,那时的人们比现在更钟爱看报纸,报纸摊前能排长龙。

电冰箱还是个稀罕物,惹得市民通宵排队争购。

拥有“四大件”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环卫工人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工具,摇着铃铛,走街串户收垃圾,远远的听到铃铛声,大家便自觉地把垃圾放在门口。

胡志祥摄/1980年

那时的春节还是街坊邻里的聚会,大家一起表演节目唠唠嗑吃团圆饭,好不热闹。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大城市里,我们怀念往日的拱墅,亦是怀念已经流逝的悠悠岁月和人与人之间那份温热的情感,但同样期待拱墅的未来,期待的是一日千里的华丽转身,生活更多的则是此时此刻,在享受新生与变化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