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萧山区 > 逐渐消失的老行当,萧山瓜沥默默打铁的两兄弟

逐渐消失的老行当,萧山瓜沥默默打铁的两兄弟

2017-08-09 17:32  |   萧山发布

http://    第一次在打铁小屋里见到王祖贤、王祖灿两兄弟,两人满头大汗忙着修整小铁楸。
面对不速之客、陌生的我,他们并不愿意透露关于打铁这行当以及自身的过多信息,甚至连联系方式也是在千方百计的劝说中才留下,更别提拍摄视频了。可以用“大费周章、费尽口舌”来形容第一次拜访,不善言辞、只懂得如何将铁器打好,是我对他们俩最深刻的印象。


通过多次的电话联系,慢慢地,他们俩兄弟敞开了心怀,开始向我们讲述他们的这份职业和故事。

反复捶打铁具

40年前,王祖贤、王祖灿两兄弟还是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便到当地的供销社做起了打铁这个行当。随着社会的变迁,供销社已经不复存在,两兄弟也从壮汉步入中年,只是打铁这个行当一直没变。两兄弟说,先前在他们那边打铁的人现在也是,所以他们也没想着改行,就一直延续下来了。

两兄弟打扣环节手工敲打

供销社时代,他俩算是大队里最吃香的,村民也十分尊敬打铁的手工艺人。当时全萧山区有100多位打铁匠,但随着现代农业逐步取代传统农具,如今整个下萧山初步统计只有2位。
正如影片最后所讲: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在这种连续半个月都是40多度高温的三伏天里打铁,牛!锻造一把普通的农用工具也绝非易事,要经过十多道工序、整整一天才能完成。
每天早上的开炉工作必不可少。高温的火炉、不断低落的汗珠,只有两把电风扇扇着后背,却不能影响炉内温度。捶打,进炉,再捶打,再进炉,来来回回几十次。一件普通的农用铁具经过千锤百炼后才能出炉。

燃烧旺盛的火炉

打铁,是苦力活,高温天不停歇;是气力活,每一件铁具背后不知道经历多少次捶打;更是眼力活,不能手摸没有模具,只能靠眼力成型。

已经做好的农具

再苦再累,王祖贤、王祖灿两兄弟已经坚持至今。唯一有的念头就是能否将打铁铺现有的房屋改造一下。但,说到今后打铁的状况,两兄弟的眼神有些闪躲。“小孩不会让他来,太辛苦了。”“打铁的越来越少了,但是不会没有。因为多多少少肯定有地,有农就要用到铁具。”然而他们也明白,传统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终究会被滚滚而来的现代工业淹没。
(来源:萧山发布;原标题:《工匠丨逐渐消失的老行当,瓜沥默默打铁的两兄弟》。编辑:任卓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