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活动 > 南唐重臣不想当官偏爱戏子 李煜把他行乐的画面画成了长卷

南唐重臣不想当官偏爱戏子 李煜把他行乐的画面画成了长卷

2017-08-05 07:37

编者按:他是南唐重臣,在明明知道后主李煜想让自己当宰相的前提下,还是大量招揽乐伎。有人说这是韩熙载拒绝拜相的手段,也有人说他只是难改纨绔习气,还有人说他是为报国纳贤。

究竟事实如何?本期,让我们一起去古都南京看看这段隐藏在《韩熙载夜宴图》中的南唐旧事吧。

浙江新闻特约作者  手民  张怡忱

五代时期天下纷争,割据一方的南唐却文治甚隆,尤其是画院的设立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填补了唐宋之间画史的空白。

现藏于北京故宫的《韩熙载夜宴图》,画作长342.7厘米,宽28.7厘米,便是传为南唐宫廷画师顾闳中的手笔。

不同于上期南唐僧人画家巨然以山水为主的《萧翼赚兰亭》,《韩熙载夜宴图》以连环长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开宴行乐的场景,可谓人物画鼎盛时期的翘楚。

但为何一位宫廷画师不在宫中为帝王家绘制肖像,而要专程去绘制这样一张画?

(传)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听乐)

先来看看画作的主角是何方神圣。

韩熙载,五代后唐进士第,历仕杨吴与南唐三主,李后主十分器重他的才华,多次欲拜其为相。

但当时一直流传着韩熙载作风不正,广蓄乐伎,频邀宾客共聚的消息。

恨铁不成钢的李后主令宫中画师根据传言绘制成画,再将画作赐予韩氏,希望他能因羞愧而改过。

但在另一件已失传的《韩熙载夜宴图》中,还记叙了另一个关于此画创作原因的版本:根据一通被后世著录的题跋所言,韩熙载知南唐终将亡国,因此不愿任事,故意放纵声乐杯酒间。李后主听到传言后想要一探究竟,才命画师偷画其宴饮情状。换句话说,李后主这是给宰相人选的家里装了“监控”!

这还不止,在南唐遗民撰写的《钓矶立谈》中,又出现了第三个版本。

书中认为,韩熙载是为了报国恩,才广蓄乐伎以招徕有识之士,一时之间,豪杰“举集其门”,这是他忠君报国的壮举。

(传)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观舞)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也有些困惑了,不如我们先看一看画面,大家来评评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全卷分为五个场景:听乐、观舞、休息、清吹、送别。彼此独立,又巧妙关联。其中有三处以屏风间隔,有效地划分了场景,却不显得生硬突兀。

细看各个场景,“听乐”为韩熙载与宾客六人欣赏琵琶演奏。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席间杯盏果肴也被画家一一记录了下来,我们甚至能借这幅画来了解当时人们的饮食情况。

(传)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休息)

“观舞”是故事的高潮部分,画中韩熙载甚至自己上阵击鼓,将画面气氛完全点燃。

在韩熙载旁的宾客中,一名僧侣的出现在显得画面突兀的同时似乎也强化了韩氏私宴生活的荒诞。

“休息”一段,之前的热烈氛围随着演奏的暂停戛然而止,韩熙载坐于榻上,侍女、乐伎环绕左右。

“清吹”开始,画面变得舒缓,韩熙载盘坐于禅椅上聆听五名乐伎吹笛,画师以屏风巧妙连接四五段,其中,第四段一人背倚屏风,回首与屏风后第五段“送别”中的乐伎交谈,连接画面的同时推动了故事的发展。

(传)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清吹)

生动逼真的图像历历在案,然而裹挟在不同的叙事语境中,此画的意义竟又截然不同。

公元970年,韩熙载去世。

五年之后,李后主国破北上,数年后暴毙于宋朝京师,空留下《韩熙载夜宴图》和这关于画卷起因的无尽猜测。

我们不禁要感慨:画卷就在眼前,历史却是那样的遥远。

(传)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送别)

而这幅画本身也是身世坎坷。有学者经考证将这卷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长卷定为宋代摹本。

据记载,它几经流转,才终入清宫内府。民国时溥仪在东北期间,此图又流落民间,为张大千购得。

画上至今保留着张大千钤盖的收藏印,其中一方赫然剪自李后主脍炙人口的词句:别时容易。

若你仍意犹未尽,却苦于烈日炎炎不能去一睹真迹,推荐一本书,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宋画全集》第一卷第一册。

收录了《韩熙载夜宴图》的各种高清局部大图,或许你能从中看出更多的蛛丝马迹。

上一期的正确答案:01.辩才和尚

幸运读者可以获得由浙江大学出版社提供的精美图书一本。我们将在名单公布后的2个工作日内联系上你,请留意哟~

史梦龙            136****1019

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