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慈溪市 > 叛逆少年摊上大事 夜里酒后偷开朋友奔驰撞车

叛逆少年摊上大事 夜里酒后偷开朋友奔驰撞车

2017-06-16 17:16  |   慈溪新闻网

阿鹏(化名)今年20来岁,在上林坊开了一家服装店。小裕(化名)是个“00后”,因为在阿鹏的店里买过衣服,虽两人有年龄差距,但一来二去成了朋友。本来年轻人乐于结交新朋友实属正常,但这两人却因为有了这层关系,最终让双方父母对簿公堂。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熊孩闯祸:酒后偷开奔驰将车撞坏

2016年9月20日晚,阿鹏受朋友之邀开着自己的奔驰车前往环城南路与青少年宫南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家酒坊。到达后,他将车停在酒坊边的空车位上。走进店里,阿鹏发现他认识的小裕、小海(化名)等人在吧台边等位,于是上前打了招呼。因为相邀的朋友事先订了位,跟小裕、小海等人打完招呼,阿鹏便走开去找自己朋友。

后来,小裕、小海一行人等到了酒坊二楼的位子,几个人就上楼喝酒吃东西。当晚小海想在阿鹏的店里借宿,在得到阿鹏的应允后,就让小裕帮忙下楼拿钥匙。阿鹏的店门钥匙和车钥匙是串在一起的,因为晚上喝了酒他打算打车回家,就直接把整串钥匙交给了小裕。

因同行的其他朋友要去北二环西路上的一家酒吧,在玩过一轮后,小裕、小海一行人准备离开酒坊。走到酒坊门口,想到阿鹏的钥匙串上也有他的奔驰车钥匙,小裕突然心血来潮想开车。他按了下钥匙遥控,一下子就找到了停在店门口附近的车。

虽然小裕只是个从小看父母开车、从未有驾驶经验的未成年人,但他当时并未想那么多,光想着体验操控刹车、油门、方向盘的畅快感,便一头坐进了驾驶室,几个朋友也一起坐进了车里。发动汽车,挂D档,松手刹、脚刹,转动方向——小裕居然真的顺利将车开了出去,并把一个朋友送达了酒吧。“开车果然跟想象中一样简单。”这么想着,小裕准备送另一个朋友回家,没想到在这途中出了事。

当晚11点35分左右,小裕驾驶的奔驰车在古塘街道西路48号处撞上了通信杆,导致车辆与通信杆受损。警方到达后,小裕倒是没有选择逃避,当即承认是自己驾驶的车辆。据悉,出事的奔驰登记在阿鹏父亲名下,但平时都是阿鹏在使用;事发时小裕的血液酒精浓度为24mg/100ml,系酒后驾驶。

协商未果:熊孩父亲杠上车辆主人

事发当晚,小裕父亲接到交警电话后非常震惊:10点多的时候儿子明明告诉自己在朋友家玩,还按要求发了在朋友家的照片,自己只是在等他回家的过程中眯了一会,怎么就能酒后开车闯祸进了交警队?当他在交警队听闻儿子是开了阿鹏的奔驰车出的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裕父亲说,他19年前从贵州来余慈地区打拼,辛辛苦苦从底层小工一步步奋斗到拥有了一番事业。组成家庭生下一双儿女后,他非常重视对他们的管教,从小把孩子送入寄宿制私立学校,同时不惜重金让孩子学习钢琴等才艺,希望他们能站在更高的起点,创出比自己更好的成就。

但是,这中间遇到了坎坷。升入初中后,儿子小裕渐渐显露叛逆,不听话、厌学又贪玩。见儿子行为有了偏差,小裕父亲痛心疾首,决定暂时放下手中工作把他拉回正途,让儿子由住校改为走读。因为中考没能顺利考入普高,小裕父亲安排他到我市一家知名国际教育中心学习,为之后深造做准备。在这过程中小裕结识了阿鹏,变本加厉地开始偶尔夜不归宿。他找过阿鹏,对方也毫无帮忙规劝儿子的意思。这让小裕父亲觉得儿子行为偏差的加大除了是自己家庭教育有误,一部分还应归咎于阿鹏这种“助纣为虐”的大朋友。

“我觉得十五六岁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期,发现孩子有叛逆现象后,我们家长都放缓了手上的工作,从严管教,想努力让孩子树立正确的三观。”小裕父亲说,孩子会酒后偷着开车是他万万想不到的,因为他平时决不允许孩子喝酒,自己平时也是滴酒不沾,而且家里虽有好几辆车,但孩子此前也从未动过车子。

面对近10万元的车辆修理费,小裕父亲表示,自己会尊重法律,承担应该承担的费用,但阿鹏自身也应对其监管不力、随便将车钥匙交与未成年人付出一定的代价。

因为对赔偿事宜协商无果,奔驰车主阿鹏父亲最终于去年底将小裕及其父母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汽车修理费、车辆贬值费、利息损失等共计10余万元。

  引以为鉴:

  熊孩知错善莫大焉

  经管辖异议和移送鉴定,本案最终于今年4月下旬开庭。事发大半年后,小裕和父亲一同坐在被告席,接受了一堂生动而又深刻的法制教育。

  法院认为,涉案轿车系家用轿车,事故发生前未进入商品交易领域;事发后经奔驰4S店对受损部位零部件的更换、维修,涉案轿车的使用价值得到恢复,现原告未举证证明修复后的轿车在使用价值上仍存在瑕疵、减损,其主张的利息损失也不属于直接损失,故不支持其车辆贬值损失和利息损失的诉请。原告的损失以庭审查明的99573元为准。被告小裕未经车主及车辆管理人阿鹏同意,酒后无证驾驶涉案车辆而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车损,故对车辆损失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被告小裕父母对小裕未尽到监护责任,也未举证证明小裕有个人财产,故应对小裕应承担的责任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及其车辆管理人阿鹏对涉案车辆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对本案损失的造成也有一定的过错,故可相对减轻三被告的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最终判决小裕及其父母承担80%的责任,原告自负20%的责任。

  “小裕你是非常幸福的,父母为你创造了良好的物质条件,也对你满怀关爱并抱有很大的期望。同时你也要感到庆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幸没有造成你自己或其他人员伤亡。也许你曾经觉得父母对你的管教可能过于严苛,但是希望你吸取这次事故的教训,多跟父母亲交流,今后的日子好好学习、认真生活。”庭后,承办该案的未成年庭方庭长对小裕讲了一番心里话,希望他拥有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人生。小裕也说经过这件事,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会多跟父母平心静气地交流。

最新评论 (1)
  • 杭州那个湾 0  |  回复

    这样判的呀!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