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局 > 超大污水渗坑“烂尾”谁之过?当地环保部门为何难作为

津冀超大渗坑谁之过:当地环保部门为何难有作为

2017-04-21 23:18  |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环保部今日表示,媒体反映的河北、天津渗坑污染情况的确存在,目前正在组织详查,对此类问题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绝不姑息,并责令河北省大城县今年9月底前,天津市静海区今年7月底前完成治理工作。

官方回应 河北、天津超大渗坑问题属实

4月18日,几张据称是河北大城和天津静海强酸污水渗坑的航拍照片在网络广泛流传,几十万平方米的红黑色污水,令人震惊。

环保部调查组20日赶赴两地,与当地成立联合调查组,经过调查已证实媒体报道基本属实。根据联合调查组测绘认定,河北大城县两处渗坑总面积分别为16.98万平方米和2.99万平方米,与网上报道基本一致。

据天津静海区回应:网上流传照片中的渗坑是在2013年摸排发现的,经过治理,当初发现的18个渗坑,还剩一个面积约19万平方米的渗坑未完成治理,但已有治理设备正在安装调试。

现场采样 ph值多呈酸性 铁、锌等数据严重超标

联合调查组在河北大城县渗坑现场采样监测,两处渗坑共14个点位中,ph值小于3的有12处,有部分点位铜、锌、铬、镉、铅等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Ⅴ类相关限值。

天津静海区渗坑的采样监测结果显示,pH值约为2.17,铁、锌数据严重超标。

调查原因 超大渗坑污染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据河北当地村民介绍,渗坑是由于村里此前的砖厂挖土以及村民建房挖土所致。此前村里有磷肥厂、化肥厂和电镀厂,都曾向土坑内非法排污,直到一两年前才被关停。此外,近年来还有周边企业在夜里用罐车运来废酸,偷偷往村内的砖厂土坑和电镀厂渗坑里排放。情况被村民举报至环保局后,企业交完了罚款又继续非法倾倒。

经公安、环保部门调查,2011年和2012年,大城县村民李某叔侄二人先后向土坑里违法倾倒从外地拉来的废酸6.1吨。 2013年大城县公安局将二人抓获,检察院审理后认为二人出资赔偿并有自首情节,犯罪情节轻微未予起诉。

渗坑危害 周围水、空气污染严重 近年村民癌症多发疑似相关

虽然大城县政府称,周边百姓健康未受影响。但据村民反映,污水深坑形成后,村里的水和空气都被污染了,打井8米左右,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很多人家干脆购买桶装纯净水喝。但大部分老人仍依靠井水生活。2015年曾有村民用砖厂渗坑中的水浇玉米,结果玉米全死了。除了饮水问题,每到阴天时,空气中就会有很大异味,夏天时更为严重。

更为严重的是,最近七、八年,村里得各种癌症的人越来的越多。村民介绍,近年来村里死人70%都是因为癌症,年轻的才30来岁。有的人家一户就有三四位患上癌症。村内癌症高发,村民们怀疑这与污水渗坑有关,但是和渗坑污染及其他污染是否有直接联系,村民也承认无法拿出证据。

已成“顽疾” 渗坑问题“久治不愈” 多次出现反复

据了解,2014年3月,大城县先后组织两家公司治理渗坑污染,但因经验不足、技术手段有限、合同纠纷等问题,渗坑状况出现多次反复,治理工作一直没有彻底完成。2016年底,该县将两个渗坑治理工程列入2017年县政府重点工程,预算3848万元。

而据天津市环保局2013年摸底排查情况,静海区有18个类似渗坑,自2014年起,静海区政府开展渗坑废水重点整治工作,已治理完成14个渗坑。对于治理过程出现的反复以及此次问题的出现,天津静安区工作人员承认存在工作进度慢、不到位等问题。

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樊万选表示,渗坑的废酸中的有机物种类复杂,净化难度大;经化学反应可能生成混酸等,这些问题都给废酸的综合治理带来了很大困难。

最后通牒 有关负责人已被处理 环保部要求限期解决

环保部调查组日前已赶赴两地,与当地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相关情况展开调查。20日晚,廊坊市表示已经成立工作组到大城县现场调度处置工作,派出市纪委工作组入驻大城县展开调查。

河北省已对大城县主管副县长、环保局长和环境执法队长、南赵扶镇镇长和主管领导予以停职处理。

环保部责令:河北省大城县今年9月底前,天津市静海区今年7月底前完成治理工作。

央视评论

河北大城、天津静海的两处污水渗坑,面积巨大、触目惊心。几年留下的渗坑为何留到今日?超大污水渗坑“烂尾”,究竟谁之过?为何津冀两地如此严重的污染,当地环保部门始终视而不见?

两大渗坑折射出当地环保部门执法完败

据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勇介绍,当地的违法行为涉及“用渗坑渗井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污”和“以非法方式排放危险废弃物”。企业的胆大妄为源于执法力度不足,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散乱污企业屡禁不止,甚至强化督查多次遭遇企业阻挠。两大渗坑的惨痛现实告诉我们,在河北大城和天津静海的这场监管与反监管的猫鼠游戏中,当地的环保执法部门完败。

事实证明,两地环保部门对于污染现状心知肚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3年,两家污染企业的负责人就已经被控制,两家企业也先后倒闭。然而,面对渗坑的后续治理,环保部门却迟迟难有作为,让问题一再遗留,直到今天。

两大渗坑还会继续“烂尾”下去吗?

治理污染无非两件事:治人和治事。把相关责任人一抓了之,容易;把污染遏制在萌芽阶段,难;把已经造成的污染现状治理好,更难。面对渗坑,几年间两地环保部门采取了一些办法,却无力改变污染局面,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环保部门或许并未没把这样的污染当成心中的头等大事来抓。第二,两大渗坑久拖不决,也显示了我们基层环保治理手段的不足和能力的孱弱。面对两大污染区域“无主”的局面,谁该站出来力挽狂澜?

众所周知,如此巨大的渗坑长期存在,一方面会造成土壤酸化,影响周边居民的农业生产和生活,另一方面也会造成渗漏,给地下水带来无可挽回的污染。不知不觉间,两大渗坑已经存在了4年多的时间,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多少?两大渗坑会不会真的“烂尾”下去?

治理环境污染不能轻言“亡羊补牢”

治理环境污染,有没有信心的关键,在于有没有决心。今天,河北大城、天津静海面临着复杂的局面,两大污水渗坑,何去何从,考验着我们的智慧,同时更考验着我们的决心。

更重要的是,污染治理不能轻言“亡羊补牢”,我们更当多措并举,从源头避免随意排污现象的发生。就在昨天,习近平总书记在广西考察时再次强调“付出生态代价的发展没有意义”。这也再一次提醒我们,相关部门必须及时按下治污“快进键”,用更有力的行动保护好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和碧水蓝天!

(原题为《央视追问津冀超大渗坑谁之过:当地环保部门为何难有作为》。编辑张钟文)

最新评论 (26)
  • 提拉米 0  |  回复

    加强监管!

  • 读友_727052 0  |  回复

    排污企业负责人应该判处死刑

  • 读友_1081887 0  |  回复

    查清原因,严肃处理!

  • 为人生拍手 0  |  回复

    查清原因,严肃处理!

  • 陈洁读友_1004387 0  |  回复

    这就是传说中的挖深井排污,结果渗漏到地下水,形成这么大的污染区。不能把污水处理站当摆设。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加载更多评论...
  1. 1

    工商总局原副局长花192万贿款在西藏买了5颗天珠

  2. 2

    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传递四个信号

  3. 3

    全球首列虚拟轨道列车测试运行 温企也有一份功劳

  4. 4

    视听节目服务被关 新浪微博:非节目类视频不受影响

  5. 5

    日拟在中小学课程中宣示钓鱼岛“主权” 外交部回应

  6. 6

    美国一机场发生袭警事件 初步认定为“独狼式”恐袭

  7. 7

    高楼着火怎么办?这些逃生“神器”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

  8. 8

    国歌法草案初审:演唱要庄重 贬损国歌最多拘留15日

  9. 9

    蔡正元预计6月底辞去国民党职务 赴大陆从事汽车业

  10. 10

    俄防长座机遭北约战机跟随 俄战机亮出武器将其逼退

  1. 1

    更新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主要官员首次全体亮相

  2. 2

    工商总局原副局长花192万贿款在西藏买了5颗天珠

  3. 3

    体育界多项人事调整:刘国梁或成最后一任国乒总教练

  4. 4

    宫心计丨沙特国王废黜侄子 改立亲儿子为新王储

  5. 5

    更新丨外交部:中方已向沙特新任王储表示祝贺

  6. 6

    歼-10B战机首出征 表现如何让人期待

  7. 7

    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传递四个信号

  8. 8

    全球首列虚拟轨道列车测试运行 温企也有一份功劳

  9. 9

    更新丨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爆炸案嫌疑人身份确认

  10. 10

    视听节目服务被关 新浪微博:非节目类视频不受影响

  1. 1

    更新丨章莹颖在美已失踪12天 调查进展为何如此缓慢?

  2. 2

    更新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主要官员首次全体亮相

  3. 3

    工商总局原副局长花192万贿款在西藏买了5颗天珠

  4. 4

    回归20周年 梁振英:“一国两制”的实践是成功的

  5. 5

    更新丨东航航班颠簸致26人受伤 乘客讲述惊魂时刻

  6. 6

    体育界多项人事调整:刘国梁或成最后一任国乒总教练

  7. 7

    更新︱伦敦袭击嫌犯身份曝光 邻居竟称其“谦逊和善”

  8. 8

    更新|北京山洪救援进展:6人获救5人遇难1人失联

  9. 9

    宫心计丨沙特国王废黜侄子 改立亲儿子为新王储

  10. 10

    厉害了!全球前十的港口中国占七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