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镇海区 > 镇海匠人|老焊工余昂的“炉”内二十五年

镇海匠人|老焊工余昂的“炉”内二十五年

2017-04-20 13:47

在余昂工作的焊工车间,各类耐热钢容器装置及球罐,罐体两头多有狭小接管口,余昂和同事们就在这些接管口间爬进爬出。

如果是罐体内部焊接,他们就只能蜷缩或窝蹲作业。空间狭隘,焊接温度最高时能达50℃,罐体就会变成一个小“火炉”。

这些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火炉”,陪伴了余昂25年,也填满了他的精神世界。

“老大哥”的骄傲

技术员潘建华2009年进宁波远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时候,时年36岁的余昂已经凭借一手过硬焊接手艺,做上了“老大哥”。

8年过去了,潘建华从技术员变为分厂长,余昂还是那个焊工“老大哥”。一批又一批的焊工,来了又走,或者转岗。唯有余昂,不仅把一身焊接绝活练得精益求精,还在创新研究方面取得瞩目成绩。

2015年,余昂承接了中石化一个NOX燃烧器国产化项目。为了提高使用寿命,项目容器大部分采用耐高温、耐磨的特殊材料,焊接变形可能性大幅提高,这给余昂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经过三个月的反复试验,余昂带领的团队终于取得突破,圆满完成任务。

“老余是真的爱这行,只要是关于焊接工艺的任何话题,都能引起他的兴趣。”说起余昂的手艺,潘建华只有一个字,“服”。

余昂的水平到底有多高呢?他只要观察容器的焊接部位,就能判断焊接时所用的电压和电流,只要听听电焊时发出的声响,就知道焊接的电压和电流是否匹配。

秘诀就在这25年里,在9000多个日夜的功夫里。余昂伸出一双手,黝黑的长着老茧的手上满是焊花飞溅留下的印记。

回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从1999年被授予中国石化第三建设公司“杰出青年岗位能手”称号开始,各种荣誉便纷至沓来。“市级优秀青年岗位能手”、中石化集团总公司“技术能手”、宁波市“首席工人”……哪份荣誉最令他骄傲呢?余昂指指身上那身电焊服,“穿着这身最踏实,也最骄傲”。

“满意的作品一件没有”

在跟了余昂多年的徒弟白毅眼里,师傅就是太拼了,“只要是焊接的活,冲在最前面的永远都是他。”

对徒弟,余昂要求很严格——只要能做到100分,99分在他眼里都是不合格。对自己,他要求更严格。从业这么多年,在他自己眼里,满意的焊接作品,一件也没有,“当时看着挺满意的,等过两年自己技术进步了,回头一看,就觉得差劲了。”每件皆是如此。

“对于焊接工作来说,一点小小的瑕疵都会影响整个项目,造成巨大的损失。”余昂说,一道焊接工序下来,所面临的问题可能高达上百种,这就需要工人严格掌控精度。所以,他总是在努力做到更精准。

余昂带出的徒弟少说也有七、八十个了,但很少有人能够理解他对焊接这个既普通,环境又恶劣的行业的特殊热忱。

1991年,年仅19岁的余昂从当时的中石化第三公司技工学校焊工班毕业,正式踏入焊工这一行。在余昂的记忆里,当时举国大兴工业,“能成为一名工人,尤其是身处重要领域的焊接工人,为国家建设作贡献,真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

1993年初,国家开始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制造方法。中国石化集团第三建设公司响应号召,成立技术攻关小组,余昂就是小组成员之一。就是这个小组,琢磨出了采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焊接大型球罐的方法,走在了当时大型球罐设备焊接技术的前列。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余昂努力钻研焊接技术,成功运用气电立焊和横位埋弧焊技术,参加焊接了单台15万立方米大型原油储罐,这在当时还是全国首例。

是这种光荣感,让余昂埋头于焊接研究,不断创新技艺,完成了多项焊接工艺的应用开发,是这种光荣感,让余昂为石化行业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焊接人才,是这种光荣感,让余昂心甘情愿蜗居“炉”内25年。

“我希望做焊工能一直做到白发苍苍。”他说。

 

据《今日镇海》 原作者 记者汪董  张宁  通讯员蔡颖妮 

  1. 暂无数据
  1. 暂无数据
  1. 暂无数据